红色木头

原本漫长的一天都已日薄西山

层层水澜(整合)

 1
      涓涓细流,发出细碎的叮咚声,听着这声音,王耀嘴里仿佛化了一口的蜜,不强烈的甜,却回味无穷。
       顺着细流往下望,可以望见一个人。王耀闭着眼睛也能想象出那个人的样子:满头白金色的头发,紫水晶一般的眼睛,还有一个大大的鼻子。王耀也能想象吃那个人笑起来的样子,像个刚刚出生的小猫仔,人畜无害。王耀看着那个人弯下腰用手拍了拍河边一株瘦小向日葵脚下的土,就像再拍一只小狗的头,极轻柔的,仿佛那是他的孩子,他的宝贝,于是他笑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泄出紫色的光。
       不知为何,王耀觉得这时候的这个人有些寂寞,不,是非常寂寞。他脸上的笑容极轻柔,柔到可以说是飘忽了,飘忽的白,不惨淡,却有些弱,仿佛那些笑容不堪一击,就像是严冬下的娇嫩的花朵,随时都会被冰冷的天地采撷。但是,王耀又觉得这个人像是一个战士,无论你对他拳打脚踢还是刀剑相向,甚至是对他说出不堪的言语,他都不会倒下,不会屈服,王耀觉得他一定会抗住一切,即使天塌了地崩了,他也会立与世,然后,脸上挂着一个人畜无害的,小猫仔一样的笑。
       你好——王耀向那个人打招呼——我叫王耀。那个人没有回答王耀,他的表情有些错愕,好像没有想到这里还会有别人,不,不对,是他没有想到有人会主动跟他打招呼。你叫什么名字?王耀问。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他回答。向日葵是你种的吗?王耀问。嗯,伊万点了点头,眼睛却一直望着王耀,似乎是在思索王耀主动搭讪他的意图。你知道你的向日葵种错位置了吗?王耀看着伊万脚边那株柔弱的,仿佛一只小小的蚂蚁的重量都承受不下的向日葵说道。伊万没有回答,他只是睁着他那双湿漉漉的紫水晶一样的眼睛看着王耀。他是在等王耀接下来的回答。
       你应该把它种来这里的,王耀朝着离那株向日葵差不多一米五的距离比划了一下,这里它比较好扎根。但是伊利亚说,向日葵喜欢水多的地方,伊万用手指拨弄了下他自己的头发。王耀不知道他口中的伊利亚是谁,但直觉告诉他,一定是个很喜欢向日葵的人。但是水太多了也不行哦——王耀这时的眸里仿佛化了雾——在这个地方,刚刚好。
       好吧,伊万挠挠头。然后俯下身去,将向日葵移到了王耀看看比划的地方。
       雨忽地飘了起来,细密的水粒漫在空气中,黏着在柔软的世界。
2
       然后蛰伏在河底的绿蛙发出尖叫,一声,两声,三声,四声……触目所及的世界只有一片扎眼的光和绿蛙刺耳的叫声,王耀拉住伊万,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却发现伊万水哒哒地米色绵袍陷在了枯萎变形的向日葵脚旁。走啊——王耀向伊万喊出来——快走啊!不,不行,向日葵死了,我...我也...伊万湿漉漉的眼睛望着王耀,眼底只有绝望。来不及了,快走,它已经死了,王耀费力地拉着伊万要走,却发觉手上脱了力,转回头去,只看到伊万水哒哒的衣服躺在地上,枯萎的向日葵旁歇着一双红紫双色的蝴蝶。伊...伊万?
       王耀?亚瑟叫醒了王耀。几点了?王耀费力地睁开眼睛。八点。嗯,王耀点点头,撑起身子寻找床边的拖鞋。做噩梦了?差不多,王耀乏力地走向卫生间开始洗漱。卫生间里的几个杯子、牙刷上还有明显的水珠,阿尔他们出去了?王耀问。刚出去一会儿,亚瑟回答。嗯。王耀拿起自己的杯子开始刷牙,思绪却飘向了刚刚的梦。向日葵应该很健壮——王耀回忆起他和伊万的初次见面——他把向日葵照料的很好,花盘上甚至结出了大颗大颗的瓜子,我眼馋地很,伊万却一直不给我吃,说是要留着下次种。
       洗漱完毕,王耀就立马去了教室,结果推开门,除了冰冷的课桌椅,什么也没有。还是先去吃早点算了,王耀转身向学校大门右边的那条小吃街走去。春日的早晨,阳光透过树缝撒在地上,亮堂堂的,饱含盎然绿意。小王今儿挺早啊,“营养早点”的老板笑着递给王耀一屉小笼包和一杯小米粥。嗯,有点事,王耀笑着回应,思绪却飞到了伊万那里——初次带伊万来这家店吃早餐的时候,伊万还夸这里的小米粥“天下第一美味”呢!再回到教室的时候,教室终于不再是冷冰冰的感觉,而是坐了不多不少的三十个人,老师也在讲台上准备着接下来的课了。伊万,不在。
       晚上回到宿舍,王耀问阿尔,你知道伊万去哪儿了吗?我打电话也不接。天知道王耀到底打了几个电话,手机电量几乎都要被打干了!额...王耀,你怎么了,要不要本hero帮你叫救护车?伊万他前几天就会俄罗斯了啊!
3
   春意席卷大地的时候,春雨也追着来了。但是这一年不太一样,雨季一直持续到了七月半,也仍未有停止的迹象。摆在楼下的向日葵再不收回来,就真的要死了。于是伊万抱回了他的向日葵——即将成熟的向日葵。到了宿舍,却看见门口站了个亚洲人,黑色的头发柔柔地贴在头上,琥珀一般的眸正望着亚瑟。伊万心里“咯噔”了一下,异样的感觉开始弥漫在身体里,就好像他第一次感受到南方的阳光,第一次看到向日葵,还有第一次喝到甜甜的热牛奶的感觉。黑发男人转过头来时,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伊万怀里饱满的向日葵。马上就可以吃了!感受到伊万疑惑的目光,王耀连忙做出回答。不行哦,是要留着做种子的。也可以拿出一部分来吃对不对?只做种子太可惜了!太可惜了!伊万最终仍是坚决地拒绝了王耀的建议。而一年以后,王耀收到了伊万亲手剥下的葵花籽,伊万说:去年留足了种子,小耀想吃,所以今年籽一成熟我就立马剥下来了哦。
       西伯利亚的雪就像刀子一样,砸在身上很疼,伊万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所以我不喜欢西伯利亚的雪,伊万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泄出了紫色的光,但是那里的雪,陪伴了我整个童年。窗外传来窸窣的声音,绵长的雪浮在空中,软软的,是伊万未体验过的柔情。毛主席还盛赞过北国的雪呢——王耀说——你知道,西伯利亚的雪才堪称得上雪,南国的雪就像是优柔寡断的风,伊万,它总要勾着你,耍些欲拒还迎的把戏,也许这么说不对,但南国的雪是黏在空中而不是堆在地上,却总透着瘆人的寒,总勾着你,诱导着你,可西伯利亚的雪是直接了当的告诉你“我很可怕!”像你一样爱恨分明,一切都摆在脸上。但耀你是南国的雪,看似不存在,却总能攥紧人的心。
       人常说,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但这时光似乎从未在伊万的嗓音上留下痕迹,永远都是软软糯糯的奶音。王耀作为一个资深声控,除了某谷浩史,他还从未如此喜欢过一个人的声音,尤其是伊万念着喊着“小耀”的时候。喂,伊万,讲个故事吧,王耀拉着伊万。小耀,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三个故事了!万尼亚也想不出什么新故事了...伊万撇了撇嘴,可怜巴巴地望着王耀。那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我的?我没有什么故事啊,从小一个人在西伯利亚长大,朋友什么的也没有,但是,万尼亚很坚强……没事,王耀拍拍伊万的肩,现在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难得有个早晨没有下雨,王耀从宿舍里醒来的时候,大伙儿也都还没有出去。难得的美梦啊——王耀回想起昨晚的梦,梦里全是他和伊万相处的点点滴滴——那家伙走了快十个月了吧,也没有点消息,无情啊,无情啊。
      又是第一个到了教室,推开门,却看见靠窗的位置坐了个人,听到声响,那人转回了头。微弱的光透过玻璃柔柔地穿过白金色头发的缝隙,长长的围巾拢在脖子上,紫色的眸亮晶晶地看着王耀。小耀,万尼亚回来了!
       窗外又传来雨声,池塘里荡起了层层水澜,一圈一圈地向外扩去,一圈,一圈,就像生活中不期遇到的一个人,在你生命里激起的涟漪,看似你最终仍会回到原本平静的模样,那荡起的水花,却已刻在了你心上。留下,最好。

●因为在读书,零零碎碎写了好久,也不知道想要表达的东西也没有表达到位(大概就是伊万不经意的出现,在王耀心里激起了水(火)花)( ͡° ͜ʖ ͡°)✧  
●灵感来源——层层水澜 吴莉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