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木头

原本漫长的一天都已日薄西山

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整合)

●老王是个残疾

   “又来了。”

      听到教室里的动静,王耀似烦躁的嘀咕了一句,然后认命地抬起头看向吵闹声音的来源。
那个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转过头来和王耀的眼神撞了个正着,于是笑着跟王耀点了个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跟着吵吵闹闹的一群人走了。

       如果不是天生残疾的话,王耀应该是个受欢迎的人。

       但就是因为天生残疾,所以王耀不是个受欢迎的人。

    “残疾人!瘸子!”小学的时候,班上就有同学这样喊王耀,并且时常模仿王耀的走路姿势。

       父母也许是觉得王耀拖累吧,对王耀总拉着张脸。
     
       唯一能说话的,也只有小妹王春燕了。
 
    “阿哥,你别担心,到了那边有什么不方便的你打电话跟妹说,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也可以打电话回来,妹帮你收拾他们!”
 
        王耀考上了上海的大学,临上火车出发去上海前,王春燕担心地跟王耀说。

    “说什么呢,我都多大了?不会有事的。”王耀宽慰似的拍拍小妹的肩。

    “但是阿哥……”

    “有事我一定给你打电话,别担心。”春燕话没有说完,王耀就急匆匆的打断了,然后上了火车。再继续看着泪眼婆娑的小妹,他怕是会一个忍不住哭出来。

       其实,王耀也知道小妹在担心什么,毕竟……毕竟一走路的话,就什么都知道了。

       但是...但是也还是要面对,不是吗?

       大三的时候,学校来了个交换生。

       刚进学校,找不着宿舍,不知所措。

       于是腆着脸去问不远处的一个同学。

       王耀刚刚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就被年轻的声音叫住了。
  
    “不好意思,”是个外国人?王耀听口音还以为是新生,结果是个外国人。“请问男生宿舍往哪儿走?”一抹红映在这位外国人脸上,紫色的眸也羞得要滴出水来。

    “哦,我正好……”几乎是脱口而出,王耀几乎就要带这位外国友人到宿舍了,只是,只是……“哦,顺着这条路直走,然后右拐,可以看见一栋楼,墙是土黄色,然后进门的地板是黑色瓷砖。”

   “谢谢啊,对了,我叫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来自俄罗斯,你可以叫我万尼亚。”伊万听完,笑着道谢,然后开始自我介绍,已经不似刚才的羞赫,虽然脸上的红晕仍未消散开。

    “不用谢不用谢,我是王耀。”不知为何,王耀有些局促。

    “那我先去宿舍了,改天再请客谢你。”说着,伊万提着行李向前走去。

    “不用了!不用请客的!”王耀在后面喊。

    “要请的。”伊万转过身,坚定地说。

       然后继续向前走去。

       王耀一直目送着伊万走过拐角,转身去了图书馆,没有回宿舍。回宿舍的话说不定会遇到伊万。王耀不想在伊万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翌日,阳光穿过树缝印成一块一块的影子,偶尔被笑着路过的学生不经意扰乱成块的影子,混着年轻的气息,荡开在校园里。

    “耀,”走在路上,王耀被叫住了,“给你的谢礼,你没吃早点对吧?”是伊万。

    “不是说不用了吗?怎么还买啊。”王耀似是微怒,但天知道,王耀的心已如擂鼓,“咚咚咚咚”地跳个不停了,为刚刚小小的但是很好听很好听的“耀”,为单为他买的早点。

   “为了感谢嘛,反正你一定要收下。”伊万调皮地眨眨眼睛,亮晶晶的。

    “好...好吧。”王耀其实心里高兴的很。

       若是伊万不强行和他一起走去教室的话,他会更高兴。王耀不想伊万知道自己有残疾,不想伊万看见自己的不完美、缺点。

   “伊万,你教室和我教室离得近?”试探性的,王耀开口问了。

   “对啊,同一个教室怎么会不近?”

   “你也是中文系!?中文系交换生?!”

    “是啊,昨天我到宿舍问了一下,然后就听说中文系有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叫王耀。”似乎是在解释他为什么知道王耀所在的系。

    “好吧。”王耀忽然不想继续听下去了,他觉得伊万肯定知道了,知道了他有残疾的事,就算昨天那些人没有说,现在和他一起走,伊万也该...知道了。

       于是后来,一路无言。

      伊万是个很阳光的人,不到两天,就和班上的男生混熟了,常在一起打球。

       遇见了王耀也会笑着打声招呼,偶尔聊上几句。

       就没有什么多余的交集了。

       王耀也不奢求什么多余的交集,能够远远的看着伊万就好,真的。王耀知道伊万有多优秀,知道伊万有多吸引人,也知道伊万一年以后就要走了。而王耀知道自己身患残疾,与伊万根本不可能,即使是百分之一,百分之一,一年以后又有什么资本让伊万为自己留下来?而且在一起以后,还要面对世人的眼光,太难了,太难了。

       只好把这份感情藏起来吧。

    “耀他不会来体育馆吗?”伊万发现,王耀一次都没有到体育馆过,即使是自己邀请,也总是要推脱的。

    “除了艺术节的时候。”

    “其他时候都不来?”

    “不来,”那人摇摇头,“他可能是觉得来了也没什么用吧,毕竟...”
 
    “那可以来加油啊,来为我加油啊,对不对?”伊万歪着头,天真的笑着。

   “没用的,他不会来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么?”

      于是第二天,伊万成功的拉着王耀来了。

      这也是唯一一次王耀在非学校活动非事情所需的情况下,来了体育馆。

    “这不是来了嘛。”伊万搂着王耀自信的拍拍王耀的肩,笑着跟队友说。

       迅速的,伊万投入了比赛。

       王耀就在球场边坐着。

       伊万在球场上自如地运球,投篮,自信地笑着,轻快地在场上跑着。

       王耀在场边紧紧地盯着伊万,盯着伊万流畅的线条,明朗的笑,还有,矫健的身姿。

    “这才是令人羡慕的,”王耀在心里默默地说,“像我这样不能运动的,体育课也不用上的,才一点都不令人羡慕,你们根本不知道,能跑能跳,不用整天缩在球场边有多幸运。”

       以后,王耀再也没去过体育馆。

    “阿哥,你终于回来啦!!!妹给你做了一大桌的菜,你一定得吃完!!!”寒假,王耀回了家,小妹春燕高兴得快要跳起来。

   “好好好。”

   “哥,你这半年又白了,戚,是不是又懒在宿舍里不出去啊?”

    “……你哥天生就比较白!”

    “欸,怎么还瘦了呢?”

   “滚滚滚,明明是胖了,你看看,”说着,王耀掐起胳膊上的肉,“肉都可以掐起来了!”

   “好好好,看到你这么有精神就好了。”

   “……你哥都多大了还这么……”

   “我关心你嘛。”

   “是,你哥哥我幸运啊,遇到你这么个妹子。”

  “那是。”春燕得意地歪过头笑着。

    “哥,问你个问题啊。”晚上洗完澡,春燕窝在房里和王耀聊天。

    “什么问题?”

    “嘿嘿,”春燕狡黠地眨眨眼睛,“哥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什……什么?”王耀忽的脸红了。

    “喜欢的人啊。”

    “有……有吧。”支支吾吾的。

    “谁啊谁啊???”王春燕简直要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贴上王耀了。

    “外国人。”王耀脸似乎更红了。

    “啊?”

     “但是很阳光很可爱……”现在连耳朵都是红的。

     “额,还很自信,总是笑着,很健谈……”连脖子都是红的。

      “反正有很多很多优点对不对?”春燕笑眯眯地补充道。

      “嗯……嗯。”

     “那她知道哥你喜欢她吗?”

     “不知道。”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哥,”春燕忽然开起来了批斗模式,“男孩子要主动一点懂不懂?你不说人家又怎么会知道?何况 哥哥你又不差,哥哥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最好的人。”

    “耀,新年快乐!”除夕前夜,王耀听到敲门声,一开门,就看到了伊,“这里有个无家可归的人你愿意收留吗?”

     “……”王耀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

     “好吧,看来是不愿意了,万尼亚只好另寻他处了。”见王耀没反应,伊万于是佯装要走。

     “愿……愿意。”王耀见状,连忙拉住伊万。

    “诶嘿,谢谢耀!”

    “!!!外国人!!!”伊万进了家,春燕就连忙递来一个震惊的眼神。

     “对。”王耀眨眨眼睛,同样回以眼神。

    “怎么会来???”还是一个眼神。

    “我不知道。”王耀看着自己的妹妹僵硬地摇摇头。

    “叔叔好,阿姨好,小妹好。”正在春燕与王耀电光火石的时候,伊万给王耀的家人打了招呼,“我是王耀的朋友伊万,来自俄罗斯。”

    “会讲中文啊?”众人异口同声。

    “啊,会。”

    “欢迎欢迎,伊万你是来和小耀玩的吧?我们家也没多余的房间,你就和小耀一起睡可以吗?”说话的是王耀的母亲。

    “当然。”伊万笑着答应了。

    “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见?”王耀递了个眼神给妹妹。

   “难道要跟我一起睡吗??”春燕回了个眼神,下巴朝自己点点。

    “不是,但是也该问问我的意见啊。”王耀又回了个眼神。

    “问了有用吗?”春燕用眼神反问。

   “但是……”王耀正欲回春燕一个眼神,就忽然被原本正在和王耀父母说话的伊万拉住了。

   “???”王耀迷惑地看向伊万。

   “耀,阿姨叫你带我去房间。”

   “哦,好。”说着,王耀就立马领着伊万去了房间。

   “……傻哥哥。”春燕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噼噼啪啪,为了庆祝新年,人民总爱点上烟花,看着好看,心里也开心,于是墨色的空中炸开了一簇一团的花,分外好看。

    “耀。”轻轻的声音传入王耀耳朵里,若不是一直关注着伊万,王耀几乎要忽略了这一声。

    “嗯?”王耀看着伊万。

    “你们这里的烟花好美。”伊万眼睛一直盯着空中的烟花。

    “……烟花都很美。”

    “嗯,”伊万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我见过的最漂亮的烟花是北京奥运的时候,那时候我还很小,差不多只有你书桌这么高,但是,电视上放着的奥运开幕式的烟花,真的很好看,那个时候我就喜欢中国了,所以第二天我就报了中文学习班。”

   “怪不得你中文这么好呢。”

   “当然啦,万尼亚可是从小就学习中文的!”伊万微微偏过头来看着王耀,眼睛里闪着骄傲的星星,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王耀连忙低下头,想挡住发红的脸颊,“还好刚刚伊万说要更好地看烟花就把灯关了。”王耀在心里庆幸。

   “耀,还有啊,除了北京奥运的烟花,我觉得最好看的,就是此时此刻的烟花了。”

●对于老王父母,我开始的想法是那种很可恨的家长,但是,最基本的,即使是收养的孩子,也会关心(可能比喻的不是很恰当),所以就没写的很可恶,只是可能浪费了他们一点东西就会不高兴甩脸色,斤斤计较的父母吧。

    “对不起,又碎了一个。”

       如果说,伊万在王耀心里是个完美的人的话,那么唯一仅仅的一点点不是那么完美的地方,就是跟南极点温度一样低下的生存能力。

   “没事没事,伊万你放着,不要捡碎片!!”王耀觉得他几乎是喊出来的,“要不然手指又要被划破了。”

    “对对对,”春燕连忙拉住伊万,“伊万你还是不要碰了,刚刚才划破手指的。”

    “嗯……”伊万可怜兮兮地看向王耀。

    “不行。”王耀坚定的摇摇头。

    “……”捡好碎片,王耀就到厨房帮忙,发现妈妈脸色不太好,欲言又止,“小耀,以后不要什么朋友都往家里带啊,不是我说,但是你看看他 今天已经打烂了几个碗了。”

    “哦。”

原来是这样。

本来就是这样。

难道还能奢求他们改变吗?

不,不对,他们这样做是有原因的,不能这么说,各人

有各人的难处。

但是也不能这样啊,好歹是客人。

但是确实打烂了很多碗了,至少5个。

但是伊万是好心!!!

好心也不能这样啊!!!

那要怎样!!!

……

……

    “耀,对不起啊,我去街上再买些回来。”伊万愧疚地说。

    “哪儿跟哪儿啊,不就是烂了几个碗嘛,没什么的,你也不要这么愧疚,我在家里也经常打烂碗的。”

     “……”

     “是的,我作证!”春燕做了个“4”的手势举在头顶。

     “……好吧。”伊万朝王耀笑笑,“我保证我再也不进厨房了。”

     “其实也不必这样……”

     “可以到外面解决,或者和一个会做饭的人一起生活这样的。”伊万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

     “对呀。”某人大方的承认。

       中国有个除夕守岁的传统,意在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心爱的人健康平安,家里的老人延年安康。

       但是,作为一个三好学生,伊万还没熬到十二点就已经昏昏欲睡了。

    “伊万?”

    “嗯....嗯?!春晚放完了?!”伊万猛地惊醒。

    “还有半个小时,你困的话,要不要先去睡?”

    “等春晚放完我再去。”伊万强打起精神,想要投入观看电视上的春晚小品。

    “没关系的,守岁只是走个形式,心意到了就好了,去睡吧。”

    “不。”

       但不过半分钟眼睛又阖起来了,一会儿就靠在了王耀肩上。

    “伊万?”王耀一动也不敢动,憋着口气小心地叫了一声伊万。

     “……”对方睡得正香,没反应。

       于是王耀也不叫了,等到了春晚放完的时候,才轻轻摇醒伊万。

    “放完了?”伊万哑着嗓子问。

    “嗯,去睡吧。”王耀点头。

    “耀你还不睡吗?”

    “我再守一会儿。”

    “好吧。”伊万挠挠头,进了卧室。

    “哥,我先去睡了。”也是刚刚睡醒的春燕打着呵欠进了自己的卧室。
  
    “小耀,早点睡,别太晚了。”父母也进了卧室。

    “哎。”

       家人都去睡了,所以王耀拿起了遥控换了一部泰坦尼克号开始看。

    “Where to,Miss?”Jack坐在仓库里的汽车司机位置,按了按喇叭,佯装司机。

    “To the stars.”Rose拉下前窗,伏在Jack耳畔说道。

     “耀,”伊万突然从房间里走出来,“新年快乐!”

     “啊?哦..哦,新年快乐!”

     “在看泰坦尼克号?”伊万径直走到王耀身旁坐下。

     “对,看到Jack和Rose在船舱里...玩耍。”

     “嗯。”伊万点点头,专心地看着屏幕。

     “伊万你不睡了?”

     “刚刚睡醒,现在还不困。”

     “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没有,”伊万连忙摆手,“我只是想要第一个和耀说新年快乐,想等着耀去睡觉的时候跟耀说的,但是刚刚睡了好久,耀都还没来,所以只好我出来了。”

    “啊?谢谢。”

    “不客气!”

       电影很快就进入了高潮,泰坦尼克号撞上了冰山,而一千五百多的罹难者将长眠大西洋。

       老去的Rose将蓝色的海洋之心放进了海里。

    “她是在跟Jack报平安呢。”伊万小声地说。

    “所以Rose马上就能见到Jack了。”王耀轻轻的补充。


       生活能教给我们的东西很多。

       比如,时间的流失,不是仅仅一句似白驹过隙就可概括的。

       时间往往在你不经意的时刻,逃的无影无踪,在你犹豫不决的时刻,毫不留情地离开,在你从未想过要珍惜的时刻,隐藏的天衣无缝。

       你瞧,转眼已是七月。

       你瞧,伊万就要走了。

       跟平常一样的早晨,跟平常一样的早点,跟平常一样的小路,跟平常一样的同学,跟平常一样的老师……

       跟平常不一样的心情。

   “伊万!!还会来中国吗?”

   “有机会的话,一定会来的。”

   “我们会很想你的。”

   “万尼亚也一样,到了俄罗斯会很想大家的。”

   “再来中国的时候我一定要再跟你打一次球!”

   “好啊,万尼亚一定不会松懈的,再来中国的时候,一定还是赢你妥妥的。”

   “伊万……”

   “伊万……”

   “伊万……”

     ……

       王耀是最后一个跟伊万告别的,此时的教室里只剩伊万个王耀两个人了。

       夕阳的余晖悄悄撒在两人身上,像一幅打卷发黄的老画,让人心悸。

    “伊万,”王耀控制着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一路顺风。”

    “嗯,谢谢小耀!”伊万还是挂着那个温和的笑容,“哦对了,耀,这个东西给你。”

       是一封鼓鼓的信。

   “要等万尼亚上了飞机以后才能看哦!”

       但伊万上了飞机以后,王耀没有着急地打开看,王耀不知道伊万会写一些什么。

       会写讨厌我之类的话吗?王耀反问自己,但片刻后王耀哑然失笑——伊万,不是这样的人。

       难道是发现了我对他的感情?想到这里,王耀不由得心砰砰直跳,如果发现了,那就真是太糟糕了。

       犹豫了三天之后,王耀才小心翼翼地打开信封。

       首先掉出来的是一包植物种子,王耀仔细看了看,确认是瓜子,或许说葵花种子会好一点,因为还没有炒过。

        然后王耀打开了信。

小耀是过了多久才打开的呢?万尼亚猜,肯定不是上了飞机之后立刻打开的而是过了好几天才打开的,对不对?

对了,那包种子不能吃哦,万尼亚特地选了比较饱满的种子给小耀,小耀要精心爱护它呦。首先,找几个花盆,然后铺上肥沃的土,然后撒上种子,注意定期浇水,几年后就可以吃到香喷喷的瓜子了,小耀,要是瓜子成熟了,一定要寄给万尼亚哟,这是地址:XXXXXXX

到了俄罗斯呢,万尼亚一定会很想大家很想小耀的,所以,小耀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跟万尼亚通电话吗?QQ也行啊,微信也好啊,还是小耀想写信给万尼亚?

说了这么多,其实,万尼亚只是想要告诉小耀,万尼亚很喜欢小耀哦,而且,小耀,你并没有你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只要小耀不要一直胡思乱想,不要一直自卑,然后再变得坦率一点的话,一定会成为连小耀自己都喜欢的自己。

在万尼亚心里,小耀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喜欢...吗?”王耀觉得脸上有些烫,默默地在心里讲伊万所说的“喜欢”换做自己对他的“喜欢”。

    “我也...喜欢你。”

       王春燕发现,最近的哥哥变得很奇怪很奇怪!

       比如,原本在任何场合都不会提任何要求的哥哥,突然开始会提出自己的要求、想法。虽然过程中有些磕磕巴巴的,还会脸红。

       再比如,听到爸妈再说一些不喜欢的话的时候,哥哥也能偶尔反驳一下,但是态度也并没有傲慢之类的。
王春燕觉得,一定是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在推着她哥哥前进。

      不出所料的话,

      这一定是,

      爱情的力量!!!

   “对不对,哥?”王春燕此时此刻的眼里,闪烁着杠铃一般的星星。

   “春燕,你作业做完了吗?”

   “做完了。”

   “数学都检查过了?”

   “额...哥你别这么扫兴嘛,快回答我,是不是,是不是?是那个外国姑娘对不对?!”

   “好吧,你哥哥现在正式地回答你,是爱情的力量....”

   “yes!”王春燕觉得,此时此刻她就是福尔摩斯,哦不,王尔莫斯。

   “但是....”

   “但是?”

   “不是外国姑娘,是外国小伙儿。”

   “........!!!!!什么!!!!”

   “就是过年来家里那个外国人,伊万。”

   “!!!!!”王尔莫斯有些招架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这么说,我哥哥是gay???噗哈哈哈哈,真是太棒了!!!”

     “???”王耀觉得,自己的妹妹一定是魔怔了。
     “但是,哥哥,平心而论,伊万亏了啊,虽然我也偷偷脑补过你和伊万来着,但是在你妹妹心里,伊万的受应该个长着维塔斯脸的傲娇小公举。”

     “……滚。”

       王春燕被她哥赶出了房门。

    “但是看到的哥哥改变,妹还是挺高兴的。”王春燕在门外高兴地说道,“何况,哥哥还出柜了。”然后小声地高兴地补充道。

生活总能给你惊喜,不是吗?

●关于为什么要说“放”蓝色海洋之心。因为我觉得Rose的动作既不像仍,也不是丢,而是让海洋之心自由落入海里,所以我用了“放”字。

●Rose获救的时候,Jack已经死了,因为没有保护衣,所以Jack沉入海底,还记得Jack为Rose画过一幅画吗?画上的Rose就是戴着海洋之心,所以我理解的是,Rose用海洋之心来告诉海底的Jack,她回来了,一切平安。

●“Where to,Miss?”(要去哪儿,小姐?)
“To the stars.”(去天堂。)
脑补
“Where to,sir?”
“Go to Ivan .”
(我也不确定这句对不对,别嫌弃,意思到了就好了!

原本的设想是伊万拯救了老王,不知道能不能写出那种感觉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