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木头

正式迈入了苦逼的高二

可爱的俄/罗/斯伊万和中/国王耀!㈠

如果可以,我愿意不起名,但谁让我是一个不起标题会死星人呢(•̩̩̩̩_•̩̩̩̩)——来自一个起名废人的内心
1.ooc 严重
2.我也不知道这写的是什么鬼,但是会继续把他写完的
3.广播腔注意,广播腔注意,广播腔注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4.希望各位看的开心啊

在十几岁这样花一样的年纪,每个人都会描绘自己未来心上人的模样,也许ta是个女孩,拥有白皙的皮肤,精致小巧的鼻子和柔和的脸蛋,最好还有一头柔顺的发,也许是黑色的?也说不定会是金色棕色的。也许ta是个男孩,浓眉大眼俊郎的面孔,配上一头硬朗的板寸穿着军装站在你面前,又或许是像英/国人那样随时穿搭有礼的绅士,亦或者是嘴巴像抹了蜂蜜一样风情万种的法/国人。

总之,在这样的年纪,你肯定幻想过自己未来的另一半。

--------------------------------------------------------------------------

“我肯定是要嫁给伊万哥哥的!”年幼的娜塔莎朝她妈妈挥舞着手臂,而后又皱着眉头捂着嘴,说道:“都是因为这该死的牙套让我无法享受美味的食物。”

“这是因为你太急躁了亲爱的,”娜塔莎的妈妈拍拍娜塔莎的头,“带牙套是为了完成你歌唱的愿望啊,谁也不想在歌剧院看到一位长着歪牙齿的歌唱家。”

“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你太贪吃了,”始终沉默在一旁的伊万开口说道,“谁让你在换牙齿的时候依旧要啃玉米。”

“或许你能去问问地里的田鼠。”伊万的父亲笑着说。

“爸爸!我不是田鼠!不要把我比作那肮脏的小东西!”娜塔莎用勺子不满地敲着盘子。

是的,如你所见,这是一家有趣的人。

即使伊万和娜塔莎并不是真正的亲兄妹,餐桌上的两位大人也并不是各自的原配。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这能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吗?

答案是不能,他们还要一起度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一辈子呢。

你瞧,伊万可不就十六岁了吗?娜塔莎可不早就取下牙套了吗?

“哥哥,娜塔莎可以嫁给你吗?”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娜塔莎问这样的问题了。

“不可以娜塔莎,我们是兄妹。”

“可是哥哥,你真是太英俊了!”

“也许,”伊万突然靠近娜塔莎,“你是个男孩子我就会考虑。”

“虽然我喜欢你,哥哥,但是,娜塔莎还是有一句mmp要砸你脸上!”

这只是两兄妹间一个不起眼的日常,但谁能想得到,伊万会真的喜欢上一个男孩子。

那是个可爱温和的中/国男孩。

头发长长的扎了个小马尾在脑末,一双褐色的眼睛总是炯炯有神地盯着这个世界,就好像在说:“瞧啊,这个世界是多么美丽啊。”

他们的初识也是很有戏剧性的。

像往常一样给向日葵浇水的伊万突然听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声响,紧接着从声响发出的地方钻出来一个人,戴着大大的向日葵花盘,肩膀上也有些叶子。

这难道是人吗?伊万在心里默默问自己,不,绝对不是!

“你是向日葵精灵吗?”伊万问道。

“不,伊万,”那人轻轻拍掉自己身上的叶子,然后取下脑袋上的向日葵花盘,“我不是,我只是您爸爸的一位客人而已。”

你瞧啊,这位年轻的东方小伙子就可以说出如此成熟自在的话语,如何不俘获伊万的心呢?

“哦,你是指这个吗?”也许是看到伊万迷茫的眼神,王耀开始解释道:“您爸爸告诉我您在向日葵地里,而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也许是想认识一下这栋屋子主人的儿子,所以我前来葵花地里找您,而您爸爸也同意我摘下中意的向日葵花盘。于是就如您所见。”

可怜的伊万,这位东方人还不知道他脑子里到底是在想什么呢。

“快走吧伊万,别傻愣着了,我们该回去了,这也是您爸爸交代我的,带您回家。”

“不必要使用敬称的,”万幸,小伊万终于回复了他原来的样子,“你叫什么?”

“王耀。”

“就叫王耀吗?真是简短的名字。”

“是啊,中/国人的名字一般都很短。”

“那你的祖先肯定很懒。”

“也许是的。”

你瞧瞧,两个年轻的孩子正沉溺与扮演大人的角色里无法自拔呢。

到家。伊万的父母及娜塔莎都出来欢迎王耀。

“伊万,王耀这个暑假都会和我们住在一起,要和他好好相处哦。”

“知道啦。”伊万点点头。

“妈妈,这位姐姐暑假一直都住在这里吗?”娜塔莎探出头来问,小心翼翼地语气透出她害怕哥哥会被这位美丽的中/国姐姐夺走的心理。

“亲爱的娜塔莎,这是一位哥哥。”

这次娜塔莎可窘红了脸,拉着裙角小声地说着对不起。

“没关系,”王耀笑着和娜塔莎说,“那么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娜塔莎,未来的歌唱家!”娜塔莎骄傲的说,要知道,在学校里娜塔莎的成绩可是足够引人注目的。

“那么我未来的歌唱家,你是否愿意在下入住您的家?”

“当然,先生。”

瞧瞧,东方人多么幽默风趣,引得这一家人哈哈大笑。

“那么王先生,我为您安排的房间就在伊万房间隔壁,你是否愿意让伊万带您去呢?”伊万父亲说道。

“愿意。”王耀说着,就被伊万拽着手走了。

“亲爱的伊万,对王耀温柔一点儿!”母亲朝伊万说道。

“我会的!”伊万摆摆手,拉着王耀走了。

年龄相仿的孩子总会有说不完的话题,尤其是男孩子。

“王耀,你多大了?”

“十五。”

“嘿,王耀,我已经十六岁了,叫我伊万哥哥!”

“滚你的,我生日十月份,你的又是几月份?”

“我六月份的!看到没,我比你大,快叫我伊万哥哥。”

“不!十比六大,应该是你叫我哥哥!”

真像是十岁的小屁孩不是吗?

“我说,我们就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伊万摸摸鼻子,为刚才幼稚的争吵害羞着,“王耀,我们来聊聊你的祖国吧,我还从来没有去过中/国呢。”

“好吧,你想从哪里听起呢?我跟你说说我的家乡吧,那是中/国最美丽的城市,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她叫南京。”

“南京?”伊万蹩脚地学着讲了一遍。

“对,nan jing南京。”

“南~京”伊万又学着讲了一遍,比刚才的好多了,“你们中/国话真是难学。”

“那是,”王耀骄傲地挺起胸膛,“南京在城里有一条很长的河,河边长着芦苇,就是那种冬天的时候会飘起白色棉絮的植物,你能想象吗?秋风吹过的时候,整座城市都飘起了白色的绒毛,而我和妹妹最喜欢在这种时候唱着歌,划着船。”

“就好像我和娜塔莎在向日葵地里唱喀秋莎那样吗?”

“对,就是那样,很快乐不是吗?”

“确实如此,”伊万赞同地点点头。

“我还要说一说中国的美食,嘿伊万?你喜欢吃甜的吗?”

“当然!甜食至上!”

“那你一定适合中/国南方!你知道中/国有一个传统节日叫端午节吗?在这个节日,人们都会包粽子,就是用一种特殊的叶子包上糯米的食物,而中国南/方人都喜欢在粽子里放些甜的东西,粽子熟了以后你还可以撒上些糖!”

“听你这么说,我简直要迫不及待飞向中/国去尝一尝这种食物了,是叫粽子对吗?”

“是的!在端午节的时候我们还会赛龙舟,就是赛船,我想伊万你一定适合这个比赛项目!”

“那是当然,俄/罗/斯人最擅长运动!”

两个小家伙聊的很开心,简直就是许多年未见的老友。

“伊万,吃晚饭了,记得叫上王耀!”不知不觉,已经是晚饭时间了。

“好的妈妈!”说着,伊万就带着王耀到了厨房。

“一切都好吗王耀?”伊万爸爸问。

“是的,如您所见,先生。”

“嘿爸爸,王耀还跟我讲了许多中/国的事!”

“是吗?”伊万妈妈来了兴趣,“都讲了些什么?”

“王耀的家乡南京,还有端午节粽子,赛龙舟之类的!”

“哦,王耀,你是否愿意和我们再多分享一些关于中/国的事呢?”听伊万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来了兴趣。

“这是我的荣幸!那我来讲讲中/国最隆重的节日吧。”

“是春节吗?”娜塔莎问,“我听同学说过!”

“是的,春节,也就是中/国的新年,跟西方国家不同,中国的新年并不是一月一日,而是按中国的农历来的,通常是西元二月份左右,我们庆祝新年都是从除夕开始的。”

“除夕?”

“对,就是一年的最后一天,我们会在这一天之前打扫干净屋子,意寓着扫干净之前一年所有不好的东西。”

“哦老头儿,也许新的一年我们可以试一试这个方法。”

“如果你想的话。”

“然后那一天我们会做一大桌子的菜,有鱼有鸡,总之有各种各样的菜摆满一桌子,不过,中/国南方和北方不一样,中国北方人喜欢在这天吃饺子,但是南/方人不喜欢,他们喜欢吃鱼。”

“我喜欢吃饺子,”伊万妈妈捂着嘴笑着,“我妈妈曾经去过哈尔滨,那是中/国城市对吗?她在那里学的。”

“妈妈,那你为什么都不包给我吃?”娜塔莎不满地问。

“那是因为你妈妈在学包饺子的时候被打败了,亲爱的,你不知道包饺子有多难。”伊万妈妈回忆起她初次包饺子的场景,“不过亲爱的,还有王耀,也许明天我会再试一试包饺子,不知道经过岁月的洗礼,我的手会不会变得更灵活了呢?”

“一定会的!”王耀回答。

“天呐,这个小伙子多么会讲话啊,伊万,你得跟王耀学学,天知道你平常说话有多么欠揍。”伊万爸爸说。

“好的爸爸。”虽然这么说着,伊万脸上确是有些不耐烦的表情。

你瞧,王耀很好地融入了这个有趣家庭。

--------------------------------------------------------------------------
未完待续。。。

天知道我是一个被广播腔洗脑多久的人😂
各位看客看的开心啊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