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木头

原本漫长的一天都已日薄西山

文化街二路四十七号

家里住在一条民巷里,巷口是公路,巷尾是中学,正对着后大门。

最近,巷口立起了两块碑,还有一只石狮子。

靠近看看,发现石狮子是我小时候常常爬去背上的那只石狮子,但是一开始我竟没有认出来。

某天父亲跟我说起,问我:你知不知道巷口的石狮子是哪里来的?

我说:哪里来的?

父亲说:那家杀猪门口的。

然后我才意识到,那是我小时候走不动路时会爬上去休息,会和朋友一起在背上乘凉的石狮子,只不过它已不似小时候的高大了。

那两块碑是民巷里大场院门口铺着的两块“平整的石头”,那是我们巷子里的孩子们每天去大场院玩的时候都必须要踩过跳过的石头。小时候,我还仔细观察过那两块石头,因为它有花纹,有字,小时候一起玩的孩子们都或多或少地观察过它。

父亲说:这是功德碑。

就像一些学校里的功德碑一样,这两块碑记录着为学校捐过钱的人的名字等等,是助学碑记。

唯一可惜的是,它表面文字已几乎看不清了,从地里挖起来的时候也断了一次。

顺着巷尾走,走进中学后大门,可以看见一座孔庙,其实只算是一个小小的孔祠吧,孔庙前还有一个牌坊,上面的文字我已记不清了,大概是“得”“学”之类的,两旁还有两亭子,古式的,站在亭子里仰头看可以看到精美的画,跟学校中心的一个放着功德碑的亭子一样,房顶都有精美的画,以及梁饰,而支撑的柱子上的红漆已经起皮似要脱落了。

父亲说:这座孔庙原来在弥勒(我家乡)是相当有规模相当大的。

我大概也能寻到一些踪迹:学校里有一片比较可观的树林,其中有一颗老树,斜着长的,可以看出年龄已大。

从父亲的话里可以知道:原来我们民巷不叫魁阁巷,而是民主街,街上绿树成荫,大棵大棵的,都是老树,然后孔庙正门就是现在中学后门,正对着我们巷子;从现在的巷尾右转,那里原来是护城楼;在孔庙正门,就蹲着两只石狮子,就是我小时候常常爬上的现在立在巷口的石狮子;在距离中学不远处有一所小学,是我就读的小学,原来也是西圣宫以及东岳庙的所在。

说来奇怪,本来规模很大的街道庙宇原址上建的两所学校,皆是我们市最小,无论面积还是规模。

那所小学与我们家里也有些渊源,家里几乎所有就读的小孩,包括父亲在内 都就读于二班。

写到这里,我已不知道关于更多我们民巷的东西了,我也无法再巷子内找到什么了,“文革”已经让他面目全非了,父亲说:你看不到一点儿当时的影子。

我所知道的是:我们家不是魁阁巷xx号附二号,我们家是文化街二路四十七号。

-------------------------------------
今晚与父亲以及二叔的爸爸聊了一些事情 知道了关于我们家,我们巷子的一些事,所以写下来。不知道几年以后,又会有几人问起这些东西。我始终觉得 这些东西 被毁了,可惜,被人忘了,更可惜了。
仅一次铭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