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木头

正式迈入了苦逼的高二

梦(1)


“他应该是讨厌我的吧。”

马修这样想道。

窗外暴露了大片的阳光,小小的黄色蝴蝶翩翩飞过,带起了微风,淡绿色的小花颤巍巍地摇着头,一切都是温暖安逸的景象。

但马修的身上却起了鸡皮疙瘩,他感到冷,鼻子也有些发酸发痒——他想起了远在两千公里以外的他喜欢的人。

那是个怎样的人呢?马修常在思索这样的问题,但这个问题永远都只有一个答案——世界上最完美的人。

他很好,性格开朗阳光,长得还很好看,而且,成绩也超级棒的,近看,他的皮肤很光滑,眼睛很大,即使戴着眼镜也没有显得难看反而增添了沉稳的气质,尤其是笑起来时眼睛弯成一湾明月的样子,简直要让人无法自拔了。

“是是是,他是最最完美的人。”朋友在他旁边吐槽。

“当然!”马修不以为然,笑着点头。

“你说的都对,琼斯先生。”

其实马修姓威廉姆斯,但是他和朋友私心里给他自己冠以琼斯的姓(他喜欢的人的姓),以此来满足自己的幻想。

❤🐰琼斯先生   (指阿尔)
🐰❤琼斯先生   (指马修)

是朋友通讯录的备注,并列在一起的号码,让马修心里感到满满的幸福。



马修注意到阿尔是因为学校的学霸榜。

上面的阿尔尤其好看,一下子抓住了马修的心,但那时候他还不喜欢阿尔,只是单纯的对长得好看的人表现出兴趣。

“阿尔?我们周四的体育课和他们一节,你可以找一下。”马修向朋友询问的时候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在人群里打排球的阿尔实在是很显眼。

体育课上,很容易的,马修就找到了阿尔,穿着一件橙色的卫衣,还有一条看上去很宽松的牛仔裤。明明天气很冷,他却穿的这样少。

马修低头看看了裹在自己身上的羽绒服,又拍拍衣服上沾上的细小的灰,再整理整理脖子上的围巾。马修想,我穿的简直就像个胖子。

体育课提前下课了,马修和朋友积极地先跑到了食堂,和朋友说笑着的他,抬头却和阿尔对上了眼神。

而后两人又都自然地移开眼睛。

安然无恙地吃完了午餐。
“哦,你看到阿尔身边有个黑头发的女孩子了吗?她真可爱!”显然,朋友没有和马修一样关注阿尔,“我们以后吃饭可以去他们旁边吗?”

“可以啊。”马修不以为然地点点头。

于是,而后一周,马修和朋友几乎每次都要坐到他们的后桌或者斜桌。

他们会不会察觉呢?马修脑子里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但是,他依然会和朋友报告王春燕的动作,比如:“王春燕从书包里拿出了纸给每个人分了一张。”

“哦,她随身带纸吗?我的天,她怎么这么细心啊!”

马修对于这样的朋友感到无奈,不过,能看一看阿尔的脸也是很赏心悦目的了。

周末,朋友忽然发了一张截图给他。

大致内容是阿尔向他们年级的人询问知不知道有马修和朋友特征的人(阿尔比马修高两届),而后有些生气地说道:可以请你转告他们吗,让他们不要这样盯着我朋友王春燕看了,她很不开心。

此刻马修和朋友的心情都难以言喻。

他们慌忙的加了王春燕和阿尔的社交账号道了歉,阿尔没有多么生气的表现,春燕很温柔地说没关系 让他们不要打扰他们的高考就好。

他们换了吃饭的地点,但仍然是可以看到他们的地点,不过是离了远些。

唉,可怜的孩子们。



马修没事的时候会找阿尔聊天,比如马修会等着时间过了晚上六点的时候立马发条消息给阿尔:学长晚好!
阿尔则会回一些晚好啊,我刚刚回到家,我先去看电影了之类的话。

马修从来都不擅长聊天,明明每次都是自己主动找的阿尔,但是带动话题的却是阿尔,也无数次拯救了马修的尬聊。

“他情商好高啊。”马修想。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

马修发觉自己喜欢上阿尔的时候是在他自己思索了两天之后得到的结论。

“怪不得阿尔在跟别的女生说话的时候你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呢!”朋友指的是某次马修指着阿尔和女生说他们不能这样的事情。

确定感情之后,马修反而不敢看阿尔不敢跟阿尔聊天了。

“其实你完全可以去追阿尔的,他又没有男朋友女朋友什么的!”

马修回了朋友一个匪夷的眼神。





他们依旧会偷看阿尔一行人。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