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木头

原本漫长的一天都已日薄西山

【王乔】烟火里的尘埃(一发完)

·养父王×养子乔

·一发完

·希望各位看的开心


乔一帆总觉得,世界很宏大,很漂亮,像壮观的烟花。

他自己却很渺小,像一粒尘埃。

在想什么呢,一帆?低沉的声音从乔一帆身后传来,是他的养父,王杰希。

外面,乔一帆指了指在天空爆炸的烟花,外面爆炸的烟花,很好看。

一帆还和小时候一样呢,王杰希轻轻笑了一下,永远都这么喜欢烟花。

因为,很好看啊。乔一帆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的养父。

他没有发现,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就像窗外爆炸的烟花一样。

王杰希楞了一下,然后笑了,摸摸乔一帆的头,说,等烟花放完了,就去睡觉啊。

嗯。乔一帆目不转睛地盯着烟花应了一声。

然后王杰希从乔一帆房间出去了,没有像往常一样把灯关了——灯本来就没有开,乔一帆为了更好地观看烟花,把灯关了。


1.
乔一帆总会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

梦里,他一直追逐着一个绿莹莹的光点,光点跑的很快,很快,乔一帆连光点的一丝余温都抓不住。

慢一点,慢一点,慢一点……

梦里,追逐着光点的乔一帆一直在心里念着,急切地,几欲哭泣的。

每次,乔一帆从梦里醒来时,都是满头大汗的,疲软的。

一帆,最近身体不舒服吗?王杰希显然是发现乔一帆最近身体状态不太好了。

可能是因为最近睡不太好吧。乔一帆回答。

于是,王杰希带着乔一帆去看了医生。

医生问乔一帆,最近睡觉的时候会做梦吗?

会。

又问,是什么样的梦?

在追一个光点的梦。

一直都是这样的梦吗?我的意思是,同一个梦吗?

……差不多,但是原来也没有像最近这样的。

医生最后告诉乔一帆,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又跟王杰希说,心病还需心药医。

然后开了一些辅助睡眠的药给了乔一帆。

但是乔一帆的状况并没有好很多。

是不是因为快要高考了?王杰希工作闲暇的时候,会想想到底是什么导致了乔一帆的睡眠质量差。

不,距离高考还有差不多两年。王杰希推翻了自己先前的猜想。

学校发生了什么吗?王杰希又想。

啊?没什么,同学们对我都挺好的。王杰希把自己的后一个想法向乔一帆问了出来,然后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真的没什么吗?王杰希又问。

真的没什么。乔一帆无奈的笑了一下。

一帆,要是真的有什么不开心的,一定要说出来,早点睡吧。王杰希伸手揉了揉乔一帆的头,转身进了书房去工作了。

留在原地的乔一帆心脏跳的很快,好奇怪啊,好奇怪啊,乔一帆捂着心脏,这样想道。

2.
人们都说,伦理,伦理。

好奇怪啊,为什么要说这个东西呢?乔一帆有些烦躁地想,又找他的朋友包荣兴外号包子的人问了这个问题,但得到的答案和乔一帆从高英杰那儿得到的答案一样——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好奇怪啊,这一点都不理所当然,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会这样认为呢?

乔一帆不明白。

他回到家以后,一个人缩到沙发一角沉浸在这样那样的问题里。

王杰希还没有回来,最近的王杰希总要加班到很晚。

等到星星都跳起舞来的时候,王杰希才打开了家门。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乔一帆兀的抬头看向王杰希。

一帆,怎么还不睡?

等你回来。乔一帆说。

一帆,王杰希走到乔一帆身旁坐下,耐心却有些严肃的说,以后我加班的时候,你就不要等我了,要早点睡,知道吗?

嗯,乔一帆小小的点点头,接着又说,那我先去睡了。

嗯,一帆晚安。王杰希点点头,目送着乔一帆进了卧
室。

等王杰希处理完手头的事情打算去看看乔一帆时,却发现躲在被子里的乔一帆闭着眼睛留下了眼泪,身子还一颤一颤的。

一帆?一帆?王杰希忙抱起乔一帆拍拍他的头,但乔一帆没有什么反应。

王杰希只好将乔一帆抱在怀里,将他的头垫在自己肩上,一只手环过他的腰,轻轻帮他顺气,就像哄小时候哭的抽抽搭搭喘不过气的乔一帆一样。过了一会儿,乔一帆的身子终于平静了下来,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乔一帆低头看了看自己跨坐在王杰希身上的姿势,有些楞楞的眨巴眨巴眼睛,然后抬起手臂环住王杰希的脖子低头哭了起来。

王杰希被吓到了,忙捧起乔一帆的脸,问,一帆,怎么了?

乔一帆眼里淌出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乔一帆张开的嘴里流了进去,爸爸?乔一帆问句似的喊了一声。

王杰希答应,在呢。心里却感慨,这孩子,多久没叫我爸爸了。

乔一帆又喊,王杰希?

王杰希照样答应着,我在,一帆,我在呢。

乔一帆忽然吻住了王杰希,青涩的,干净的。

王杰希没动,乖乖给乔一帆吻着,他知道这样能让乔一帆安心。

我梦到,乔一帆的唇依旧贴着王杰希的开口说道,我梦到我抓住了那个光点,然后你不要我了。

怎么会呢,一帆,我不会抛下你的。王杰希揉着乔一帆柔软的头发说道。

骗...骗人。乔一帆说着,把头埋在了王杰希肩头,染湿了一片衣服。我还梦到,你死了,好可怕,什么征兆都没有,我回到家他们就告诉我你死了。

王杰希于是说,一帆,那我保证,我一定不比你先死,好不好?

骗人!乔一帆的声音大了一些控诉着,你明明比我大十四岁,你都三十了!怎么可能……

一帆,那我努力活到一百岁好吗?那时候就有可能了啊。王杰希努力安慰乔一帆。

真的吗?

真的。王杰希回答。

过了一会儿,王杰希感到身上的人更沉了一点儿,知道乔一帆是睡着了。

于是王杰希把乔一帆放了下来,又不放心乔一帆一个人,留了下来拥着乔一帆一起睡。

一帆还真是小呢,比起同龄人看起来要小,给人感觉也小小的,是不是要给他多吃些东西了呢?牛奶……

王杰希模模糊糊地想着这些,睡着了。


3.
王杰希在二十岁时就拥有了稳定的工作,于是他前往福利院去收养他恩师的孩子。

他恩师家两年前出了车祸,只剩下乔一帆活了下来,但没有人愿意收养乔一帆,王杰希那时也才刚刚高中毕业,达不到收养条件,没办法,乔一帆被送到了福利院。

啊?你说一帆吗?你是他的什么人吗?福利院长问。
乔一帆的父亲是我的恩师。

这样啊,小伙子,你出去,滑梯下坐着的穿着小兔子装的就是乔一帆。院长给王杰希指了路。

谢谢院长。道过谢,王杰希便径直往滑梯那儿走,看到了一个瘪着嘴的小兔子。

王杰希跪了下来,好和乔一帆平视,然后说,小朋友你好,我叫王杰希。

小兔子愣了一下,随即展开了笑颜,说,我叫乔一帆,你是来接我的吗?

王杰希说,是啊,乔一帆小朋友,我来带你回家。

真的吗?小兔子眼睛闪闪的,盛满了高兴。

真的。王杰希抱起了小兔子,说,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了。

爸爸?小兔子疑惑地眨巴眨巴眼睛,然后笑了起来,搂着王杰希的脖子叫,爸爸!爸爸!

嗯,在呢。

4.
中秋节到了,人们又放起了烟花。

乔一帆和以前一样,守在窗子面前。

一帆,为什么会这么喜欢烟花呢?这是第一次,王杰希问了乔一帆原因。

乔一帆转过头来看着王杰希很认真的说,因为烟花很好看,很耀眼,就像爸爸你一样。

但是我很小,只是像一粒尘埃。乔一帆又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王杰希听到原因,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过了一会儿,又搂过乔一帆说,一帆也像烟花一样很可爱。

乔一帆的耳朵悄然红了,眼眶也是,乔一帆想,这个世界,只有王杰希会这样包容他,关注他,不离开他了。

然后乔一帆转头吻上了王杰希的唇,甚至还大胆的伸了舌头,王杰希也很快地给了乔一帆回应,重重地吸允着乔一帆柔软的舌头,又摸索着抚上乔一帆柔软的肌肤,柔软的发,柔软的蜜穴……

什么伦理,什么道理,去他妈的。

两个人都这样想着。


·希望各位看得开心^_^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