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木头

原本漫长的一天都已日薄西山

【法英】潘多拉的诅咒(10-12)

·希望各位看的开心

·时间线混乱

·本章出现老王视角

·主cp 法英 副cp 米加 后期出现红色组

·一开始的法叔有点奇怪,应该是假的(划掉),后面会解释的

·视角变换,希望各位可以认真看一看

·有战争的因素

·以上,感谢

--------------------------------------------------------------------------

10.
所以说我才最讨厌下雨天!

从早上起床看到下雨,我就知道,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至少今天不会,不,是这几个月都不会!我就知道!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也许我昨天应该呆在弗朗身边的,我真的不应该走开,我为什么要走开呢?是的 我的灵感来了,但我为什么不把画室门锁好呢?我为什么又要熬夜到那么晚起的这么晚呢里?

你肯定无法想象吧,我是如何面对满画室的狼藉,如何找不到一个我已知他丧失理智的人的。

感谢上天,我仍然找到了他。

是的,我找到了他,在离公园不远的街道上,他就那样慌张的拉住过往的行人,向他们比划一个粗眉毛的英国人,问他们,你们见过他吗?见过吗?

可弗朗连头发都是乱的,手上,脸上都被画室里的颜料染脏了,红的,黄的,绿的,浑身脏兮兮的,可他要找的人呢,就这样站在远处看着他,衣冠楚楚,成何体统?

叫我……叫我怎能不心疼他?

但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办?过去拉住他吗?可他能认出我来吗?此刻他的世界里,我还是亚瑟吗?

还是……先试试吧?

11.
弗朗西斯疯了似的在街上乱跑,随便抓住一个人就问:“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眉毛很粗的英国小伙子?大概20岁左右的样子。”

空中的湿气越来越浓重,乌云黑压压聚在一起,大雨将至。

所有人都慌忙躲进了街道旁半敞开的建筑,这里站不下了,又去找别处的,有的虽然站到了建筑地板上,可天花板已经被炸掉一半,遮不住雨,这些人只好又去找别处的。

可怜的弗朗西斯,站在雨里,他已经找不到可以询问的人了,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出任务失踪的亚瑟。

几个小时以前,被派去摧毁敌方在W市的据点的六人小队,包括伊万·布拉金斯基,亚瑟·柯克兰,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托里斯·罗利纳提斯和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几个人,最终只有阿尔弗雷德,路德维希以及伊万回来报告——报告首长,任务完成,但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托里斯·罗利纳提斯以及亚瑟·柯克兰部下已经失去了联系。

弗朗西斯得知这个消息时,脸几乎变白变青了,他疯了一样的跑出去,漫无目的的,坚定的,寻找着亚瑟。

命运悄无声息地依附在弗朗西斯背后,它指引着弗朗西斯,乱转着,在浑水乱淌的小巷子里,找到了周边水流已成赫黑色的粗眉毛。

弗朗西斯颤抖着双手,先是探了他的呼吸,再是探了颈侧动脉和心跳,才不可置信地抱起那个人来,哑着嗓子叫:“亚瑟,亚瑟,你醒醒啊,不能睡……”

粗眉毛废力地睁开眼睛,只说:“你还是找到我了,我就知道我会找到你……”

弗朗西斯忙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当然会找到你,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亚瑟笑笑,说:“弗朗西斯,现在,你就让我一次,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

弗朗西斯摇头,却不敢有大动作,怕弄疼了亚瑟。

亚瑟艰难地抬起被水流冲刷的不算干净的手,拂去弗朗西斯脸上的泪水,那泪水烫的吓人,同样是水,在冰冷的雨里更是烫的怕人,烫的亚瑟声音都更抖了一些:“弗朗西斯,别哭啊,哭了就不好看了,哭了,那些女孩子就不喜欢你了……”

弗朗西斯周身一震,徐徐却坚定的将头抵在亚瑟胸口,说:“你给我听好,亚瑟·柯克兰,要是你死了,我也立马拔枪跟你一起去!”

亚瑟讶异,绿眼睛睁得大大的,瞳孔也大大的,仿佛纳了千万层浪,一层一层地朝他扑去,让他晕头转向而又保持清醒,直到他到了医护室,做了包扎,打了点滴,那些浪才稍稍褪去一些,可擂鼓的心跳更为明显了。

12.
等我赶到的时候,弗朗西斯已经彻底失控了。

迫不得已,我只能给他注射镇定剂。

又是雨天吗?我感慨地发出一个问句,但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是啊,又是雨天,该死的雨天。亚瑟有些烦躁地说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静默无言。

王耀,你说,弗朗会变好吗?亚瑟问我。

说不准,这个得看你们了,我摇摇头,然后注意到亚瑟有所好转的左眼又开始变得灰暗,你现在最好还是担心一下你的眼睛吧,亚瑟。

亚瑟后知后觉的抚上左眼,楞楞的,我叹了口气,叫上他去了眼科。

所幸没有什么大问题,一两个星期后,照样恢复了一丝光亮,可弗朗西斯并不尽如人意,他总是发病,说些陈年老话,沉溺在过去的事情里,有时候又很清醒,清醒地意识到他是谁,经历了什么,患了什么病,现在身处何方,但清醒的弗朗西斯极度危险,他会走上楼顶,准备跳楼,又或者拿起一把刀,在自己脖子上比划,还有一次,是用头去撞墙上的钉子。这时候,弗朗西斯的朋友——另一个人格就会跑出来,打断弗朗西斯的思绪,将他们的躯体保护好,有时候也会出现混乱,弗朗西斯会回到过去的时间,连同他眼前的景象一起回到过去,然后逗留在危险的漩涡边,不肯离去。

这样的弗朗西斯让亚瑟操碎了心,清醒时的一句:亚瑟,我是不是又闯祸了?又总能让亚瑟得到救赎,他说,王耀,你看,弗朗还有救的,你看啊,他还知道我,他甚至还愧疚了,即使这不全是他的错。

我深知这样的话不过是自欺欺人,却也不愿打破亚瑟的幻想,万一这幻想实现了呢?

我们都说,生活是坟,埋葬了激情。

可这样压抑的灰暗都埋不住的赤忱的心,我怎能打扰呢?

上帝啊,菩萨啊,保佑他们吧,如果你们真的开眼的话。

--------------------------------------------------------------------------

·希望各位看得开心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