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木头

原本漫长的一天都已日薄西山

一天

周四时还在考试。
考的是最不擅长的数学,而上午出门时又被记了迟出,仿佛是不幸的开端,一直到了中午。
回到宿舍,老师并没有说很重的话,只让我们下午好好考试。
等老师走了,拿起《飘》看了两段不到,叹了一口气,翻出《目送》开始看。
兴许是缘分,我看的几个章目都关于雨天,阴沉沉,湿哒哒的雨天,像我一早的心情,沉郁,不安。
等我再抬起头时,阳光从宿舍的窗台溢了进来,炽热而明亮,破旧的窗帘被吹起一个小幅度,外头不时有车路过的声音,嘴里像是含了一颗欲化的糖,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我惊觉,世界这样美好?
下午考完最后一科,迎着半下的阳,一班人走去了风雨球馆,开始与其他班的排球比赛。
还是和往常一样的氛围,男生们在没有阳光光顾的球场里开始比赛。
这次我们背光而坐,不似上次,在直愣愣的晃眼,只知道在赢球时,疯狂喊叫、鼓掌。
对方很强,但是我们班二十来个人坐在场边,依旧声音喊的震天,带起心里汹涌滚滚的波涛,血流奔腾似的卷过全身,我们班的男生,正在场上奋斗!
结局不似人意,但我们一班人,像我们赢了奥运一样,鼓掌 、加油,就和上次、上上次一样,一个班级,一个集体,在那一刻,能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摸到,甚至于闻到。
平平常常但又不如意的一天,已经确实充斥了美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