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木头

原本漫长的一天都已日薄西山

【米加】琥珀酒


马修脑袋隐隐发疼,萨克斯低沉的音却引着他。

昏黄的光照着一色黑的房间,人声嘈杂,来来往往,玻璃杯反射着一条一条的白线,构成一幅迷人又不成样子的画,酒保舞弄着瓶子,在手下诞生一杯又一杯泛着迷幻光的酒。

马修坐在吧台前,被周遭的氛围搅得头脑一片泥泞,手边是六棱玻璃杯装着的琥珀色的酒。

“嘿,我看你坐在这里好久了。”

听到声音,马修转过头看去,只见旁边的人笑吟吟地看着头,湛蓝的眼睛眯成弯弯的弧。

“也许是——”马修想了一会儿,回答道:“为了新世纪的romantic。”

“那么新世纪的romantic有什么?自由?”蓝眼睛笑意愈发明显,“复古?还是——”蓝眼睛抬起马修的六棱杯将琥珀的液体喝了下去,勾起马修的下巴灌了进去,“还是爱情?”

马修双手推在蓝眼睛胸前,将双唇离了蓝眼睛一些,问,“你叫什么?”

蓝眼睛瘪瘪嘴,状作可怜的说:“我没有名字,我是个无名无姓的人。”

马修低低笑了起来,贴着蓝眼睛的双唇说:“那我叫你阿尔可以吗?”

蓝眼睛脸上旋即绽开了花,扣住马修的脑袋加深了吻。

“当然可以。”

酒味甜腻地黏在两人口腔里,搅出几分醉意,萨克斯还在吹着,阿尔却结束了这个吻。

“世界上最好的事情莫过于——”阿尔看着马修缓缓说道。

“你爱着一个人。”马修接道。

“以及,那个人也报以同样的爱。”阿尔斜着眼看了马修一眼,然后凑在马修耳边吻着说:“我们会再见的。”

马修抬起杯子将最后的琥珀色饮尽,推开阿尔走了出去。

萨克斯还在低低泄出旋律,刚才的座位上换了褐色头发的人。

马修走在街上,脑里依旧是泥泞一片。

阿尔在桥上吹着风,嘴角为马修留下的话勾起了美丽的弧度。

“天明时我不会在你床上。”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