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红色木头  

【仏英】早安,混蛋(中)

×超巨大ooc来袭

×放飞自我,各位海涵

×本章含红色组,以及非常非常微量的亲子分

5.
“你现在总共欠我一万,英镑。”亚瑟加重了最后两个字。

“……”

“左手骨折,肋骨断三根,身体有大部分淤青,幸好上帝不长眼,没让你脑震荡。”

“他还应该不让我肋骨断的。”

“那是因为他又睁开了一只眼睛。”亚瑟默默拿起弗朗西斯的手机,点开通讯录,拨通“妈妈”,对弗朗西斯摇摇手机说:“我想你现在也没钱,不用谢我。”

“喂,你挂掉,混蛋!”弗朗西斯挣扎着要去抢走亚瑟手里的手机,那边却接通了。

“弗朗?”

“阿姨你好,我是弗朗西斯的朋友亚瑟,他现在在W医院住院部三楼201房,请您来看一下他,顺便帮他还一下钱,谢谢阿姨。”

弗朗西斯在旁边默默翻了一个白眼。

“……我现在就来。”

电话挂断了。

“不用谢我宝贝,”亚瑟把手机扔还弗朗西斯,又压了一张纸条在桌子上,反正现在弗朗西斯不能动,“我已经把账户写在这纸上了,你妈妈知道该怎么做,拜拜。”

“……谁要那种老妈妈帮忙啊!”

“反正你现在也是废物一个,我不过是为了保护我的既得利益。”亚瑟说完,扭开房门走了。

“可恶!”弗朗西斯动作幅度稍微大了一点,疼得表情扭曲。

“我想你现在最好不要乱动。”女人的声音传来,弗朗西斯不抬头都知道是那个老妈妈来了,心想,来得可真快。

“要你管?”

“……怎么弄成这样的?”女人不打算跟弗朗西斯斗嘴,换了个话题。

“哦,买粉没钱,就被打了。”弗朗西斯满不在乎地胡编乱造。

“无可救药!”

“好了,我亲爱的妈妈,桌子上有一张纸条,把钱汇去那里就好,是他帮我给了医药费的。”

“知道了……我会把你转去VIP病房,我跟他商量过了,既然你不愿意跟我们回去就算了,但毕竟你是我亲生的,即使是个废物,我会每个月给你汇钱,自己保重。”



6.
“喂,王耀,听说你昨天打伤了一个法国人。”在W大街普通的一间咖啡馆里,把头发围围巾的男人坐在亚洲人对面,笑着说。

“怎么,你看上的?那还真是抱歉了。”王耀面无表情,往咖啡里加方糖。

“倒不是我看上的,就是很好奇,到底什么人能让你动这么大火气,嗯?”

“也没什么,就是他让我想起了某只臭熊而已,这个答案满意么,伊万?”王耀抬起眼皮睨着伊万。

“当然了,特别满意。”伊万笑着靠在椅子上,那笑容简直可以融化阳光了。

“这个世界,只有我能让你动这么大火气 。”

“臭熊,说够了没有,我的客人快来了,请离开。”

“呵呵,老板,来你店里喝杯咖啡也不行么?”伊万依旧靠在椅子上,没有动作。

“我还以为你只喝伏特加呢。”王耀促狭地说道。

“偶尔也换换口味嘛。”

“行了,滚吧,我客人来了。”

伊万挑挑眉,站起来走出了咖啡馆,打个手势,立马从
路边的车里下来两个人,跟着伊万拐进了小巷子里。

一个粗眉毛的英国人正好从他们旁边走过,进了咖啡馆。

“你好啊,奥,利,弗。”王耀把手边的咖啡推给了英国人。

“我早就不用那个名字了,”英国人皱着眉头说,“叫我亚瑟。”

“怀缅一下过去嘛。”王耀弯着眼笑得淡然。

“不用了,那过去我不想怀缅,我只是来问问你,弗朗西斯是你打伤的吗?”

王耀嘴一撇,说:“老子打他有什么问题吗?”

亚瑟摇摇头,翘起二郎腿,双手拢在腿上,说:“当然没问题,但王耀,我希望你在W区可以罩着他,虽然他确实是个混蛋。”

“有什么好处?”

“他会给你提供安东尼奥的信息,你们最近在抓这个人吧,他和安东尼奥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是,但现在不需要了,安东尼奥已经毫无用处了,他现在不过是意/大/利人裙底的喽啰罢了。”王耀毫不在乎地撇过头看着窗外,手指在桌上“哒哒哒哒”慢慢敲着。

“我说亚瑟,你自己来罩他,不也是个很好的选择吗?”



7.
狭长的巷子,乌泱泱堆满了垃圾,臭味熏天,老鼠窜来窜去,唧唧,唧唧,吵死人了!

“我说伊万,你怎么想的啊?”阿尔弗雷德手插在裤包里,蓝眼睛透过金丝眼镜盯着伊万。

“我得看看你是不是真心啊,对吧?”伊万右手握着一根铁棍搭在肩上。

“行啊,你让你那两个手下去看看安东尼奥的现状,他可还没有人动呢,王耀以为他已经没有用处了。”

“嘘嘘”伊万吹了个口哨,那两个人立刻走开了。

“你很聪明,阿尔弗雷德,但我还是很想揍你。”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把蝴蝶刀,跳起一边嘴角笑着说:“来啊,我可不敢保证我不会还手。”

“合作愉快,阿尔弗雷德。”伊万眯眼笑着提起棍子冲过去就是一棒,阿尔弗雷德左肩被打中,但右手已经拿着刀朝伊万捅去。



安东尼奥早就知道要面对这一切,所以他什么都没跟罗维诺说,早上离开时很小心地为他掖好被角,还准备了早餐。

“不知道他会怎么骂我呢。”安东尼奥无奈地捏捏眉骨,刚出门就看到两个人,安东尼奥知道是伊万的人,举起手很配合地坐进车里。



“我能帮你什么?”内心挣扎了一下,亚瑟闭着眼睛无奈地问。

“找你表弟,阿尔弗雷德,他知道我想要什么。”

“就这样?”



8.
“亚蒂,你真是太好了,哥哥我都要感动的哭了。”

连续三个月,亚瑟一天不落的来医院看弗朗西斯,偶尔带一些米其林餐厅的甜点给他。

“你赶快好起来接就是帮了我大忙了,混蛋。”亚瑟翻了一个白眼接着说:“W餐厅的老板问我你有没有兴趣去上班,我说你有,两个月以后去上班,也就是你还可以休息两个月,然后从我家滚出去。”

“靠!亚蒂,太狠了,我……”

“行了,你给我带来了多少麻烦,我得趁早远离你远离麻烦。”

“得,小混蛋。”弗朗西斯打个哈欠靠着床板闭上眼睛。

“到那里王耀会罩着你,还有,我不管你惹上怎样的麻烦,我不管你知道什么,我也不想蹚这趟浑水,你老实跟王耀交代了就行了,王耀说你自己心里清楚。”

“清楚什么?”弗朗西斯睁开眼睛,满心疑惑。

“我不知道。”亚瑟摇摇头。

“f*ck!”弗朗西斯一拳头砸在床板上。

评论
热度(21)
© 红色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