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红色木头  

【红色】王书生卖酒记(上)

×放飞自我,各位海涵

×剧情迷,见谅

×致我最爱的红色!圣诞节...呸!圣诞节1月7号,当提前送祝福啦!
================================================

1.
王耀是个穷书生。

穷的家徒四壁,一眼望去,一桶画卷儿,一张书桌配文房四宝,一架子书,完了。

王书生时常感叹: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王书生念完,一点头,好嘞,生活无限好,只是没有钱。

几年前的王书生靠着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画功在W市混的风生水起,直到连W市抱着尿布含着手指的小娃娃都能扯着署名“王耀”的画时,王书生摇头,不行了,卖不走了。

要不,到B市卖?

王书生一拍手,好点子!于是立马查了车票。

这不查不要紧,一查,哎哟,什么B市啊,连小区门都出不了还B市呢,去啥呀?

王书生摇头,这不成,这B市是去不了了,可这日子得过下去吧?三年一考,这还得等上一年呢,不成不成!

王书生砸吧砸吧嘴,拿起一卷书开始看,恰好,讲到那当垆卖酒的佳话,卓文君和司马相如卖酒为生,流传至今。

王书生摸摸下巴,诗仙李白大人,喝酒儿!诗仙的祖宗鲍照,喝酒儿!诗圣杜甫大人,喝酒儿!大家苏仙苏东坡,也喝酒儿!这诗人呐,可谓无酒不成文,无酒无好章!

卖酒去吧!

王书生是个实干家,说卖酒,就真的招呼母亲寄了几斤糙大米快递来,撸起袖子酿酒来。

说来奇怪,这王书生,干什么成什么,这画吧,看了得给那吴道子的棺材板掀开咯!就是劲儿足过了,一不小心,卖不走了,都不当什么稀罕呢,哪儿像原来那么宝贵!还有这字,龙飞凤舞的,署个“王羲之”就得给人家唬的一愣一愣的,拍手为王老先生写篇文章歌颂一下,王书生也不是不想卖字啊,问题就在于,文思泉涌,有时候吧,泉真涌了,就会淹了玉米甘蔗,写了几百张纸,没人买啊!

这么看来,王书生跟“钱”这个字儿,是有缘无分呐,这当垆卖酒能当垆多久卖多少酒啊?

这我也说不准,老天爷的事儿,谁说的清呐?万一老天爷一个开心,赏王书生个万两白银,这我能怎么着儿呢!

就等着看看王书生啊,能不能转运吧。诶你说,我要不要把那个从大不列颠来的巫师介绍给王书生认识认识呐?


2.
最近坊间时兴“殊酒”伏特加!

为什么叫“殊酒”呢?

因为特殊呗!

为什么特殊呢?

因为大家都没尝过这样的酒,跟二锅头黄酒比起来,差一点儿,跟桂花儿酒葡萄酿比起来,多了几分野性的味道,加几块儿冰,味道提升了不止一个层次,而且老少皆宜,男女通吃!

坊间都说:喝了伏特加,赛过活神仙!

问题来了,这伏特加哪来的?

这得问问新上任的巡抚伊万·布拉金斯基大人了,这位大人不仅名字特别长,身份也很特殊,为什么?因为这大人呐,活脱脱一外国人,听说从极北之地来的。

为什么这伏特加会与这大人有关系?这就得说到王书生了。

王书生是个会过日子的人,盘算完酿酒的事宜以后,这里偷点工那里减点料,总之,不知道王书生怎么捣鼓的酒酿出“伏特加”来。

那这和伊万大人有什么关系呐?

伊万大人是个好大人,是个尽责的大人,约莫是想着给咱们W市的市民留下个好印象。所以啊,伊万大人喜欢干一件事儿——微服私访。

可伊万大人呐,人高马大的,怎么看都不像纯纯的东方人,尤其是那一头奶金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睛,非要说是东方人的话,只能把孙策拉出来了。

伊万大人似乎对他的不一样毫无察觉,每天笑眯眯地在街上逛,我们W市的市民是好市民,街上都假装没看出是伊万大人来。

那天,王书生呐刚刚好就把酒酿成了,寻了个土洼搬几块石头围起来,竹竿一竖起来挂上个“酒”字牌牌,王书生拖只小板凳叼根草,算是开始了卖酒生涯。

也就是这天,伊万大人不知道怎么逛的,晃悠悠就到了王书生的酒铺。

王书生的第一位客人,就是伊万大人!

王书生当时啊,先盛了一瓢给伊万大人尝尝,这不尝不要紧,一尝,伊万大人砸吧砸吧嘴,用不知道哪个咕噜儿的语言喊:乌拉!伏特加!

然后掏出钱袋给了王书生十两黄金,抱起两缸酒就回府了。

刚好,自称什么英雄的阿尔弗雷德看到了,就往街上使劲儿说,说的那叫一个精彩啊,什么伊万对王书生一件钟情呐,什么伊万是熊的化身呐,哎哟哟,就差一说书先生给他磕头拜师了。

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大人一直不对眼,本来呢,阿尔弗雷德说出去,是想贬低伊万大人在我们广大市民心中的形象,可是弄巧成拙呀,市民们一听,什么酒呀?王书生卖酒啦?伊万大人还花十两黄金买了两缸?

哎呦呦,得去瞧瞧去。


3.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王书生拍拍圆滚滚的肚子,笑呵呵地钻到被子里寻周公咯。

这有人欢喜有人忧,从大不列颠来的巫师叫亚瑟,最近他,十分苦恼。

走路的时候,亚瑟看到一头七色鹿低着头在湖里喝水。

亚瑟想,这是祥瑞之兆,最近必定有好事发生。

一只兔子蹦蹦跳跳到了亚瑟面前,亚瑟问:你怎么了?

小兔子说:我跟朋友吵架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亚瑟回答:没事,按自己的想法来就好!

然后树后面窜出来一个人——王书生,他刚刚正等在地上为酿酒要不要偷工减料的事情烦恼呢,就有个声音问:你怎么了?

王书生就说:我酿酒啊,不知道该不该偷工减料。

那个声音回答:没事,按自己的想法来就好!

王书生揪揪发辫,对啊,按自己的想法来就好了嘛。
然后他站起来给那个人道了个谢,回家喜滋滋地开始酿酒。

亚瑟懵逼,这人怎么回事啊?

一段时间以后,坊间开始流行起“伏特加”来,亚瑟追根溯源,嘿,这人他认识!

王书生是个饱读诗书并且视孔子为最高男神的书生,当然知道要知恩图报,涌泉相报啦,于是王书生画了一桶画,写了一寸厚纸的字,还有一大缸酒送给亚瑟。

到了亚瑟家,王书生这才知道,亚瑟是大不列颠来的巫师。

王书生问:大师,请问,你能不能帮我算算,小弟这明年考科能过不?

亚瑟点点头,问:你什么座的?

王书生答曰:肉做的。

亚瑟摇摇头,说:我不是问这个。

王书生又回答:水做的,知识做的,天王姥爷造的,我娘肚子里生的。

亚瑟头疼,说:我的意思是,你是什么星座的?

王书生点点头:哦,这个啊,我不知道。

亚瑟头更疼了:那你把你生日写给我。

王书生规规矩矩递了个生日给亚瑟,亚瑟一看,差点儿脑压过高——农历算什么星座呀?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算,把农历按西元历法来一遍就好啦,坏就坏在,亚瑟呐,数学不好,看见数字,就头疼,尤其是看到什么数学家什么日历本啊,在他眼里那就是一坨高清乱码奇奇怪怪惊悚可怖的数字。

亚瑟清了清喉咙:这样吧,你今天先回去,我算好了,来告诉你。

王书生点点头,走了。

一走,亚瑟就开始揪他的眉毛:这可怎么办呢?问问弗朗西斯?不成不成,那个混蛋肯定要笑话我!阿尔?算了算了,他就一个满脑子英雄的傻蛋,还不如我自己呢!找谁帮忙好呢?

也是亏了亚瑟眉毛多,苦恼了这么久,揪了这么久都没有揪光。


4.
伊万家乡兴吃雪糕,怎么个做法我们不知道,他也不知道。

但是这雪吧,冰的,这冰棍儿,也是冰的!

于是卖冰棍儿的李老头儿就送了十支糯米冰棍儿给伊万大人。

大人一吃,得到了启发,用同样的方法给伏特加弄成冰棍儿,好吃!

伊万就这样跑去把被窝里睡得舒服的王书生给揪起来了。

王书生揉眼睛:怎么了?

伊万说:有惊喜!

王书生问:能赚钱吗?

伊万说:比你卖酒还能赚钱呢。

王书生眼睛一亮,跟着伊万回府了。

伊万抱出来一个大盒子,打开,一根冰棍儿。

伊万眨眨眼睛:尝尝。

王书生点头,拿起冰棍咬了一口,诶,好吃!

伊万得意地挑眉道:是吧。

王书生继续点头。

然后伊万又打开一个盒子:翡翠玉盘里好像装了一盘雪,上面有些玫瑰水。

王书生舀了一勺吃,发现有伏特加,而且味道更棒了!

伊万又打开了一个盒子……

还有一个盒子……

盒子……

子……

……

伊万不用再打开盒子了,因为王书生醉了。

这卖酒的醉了,可是稀罕呐。

王书生骨子里是个规规矩矩的良夫,卖酒也是为了生计,他平常啊,几乎不碰酒的,他觉得,酒味儿,不好闻!

可伊万这么一来,王书生就觉得,酒还挺好儿的,一口气这么多酒精下去,终究是醉了。

王书生迷迷糊糊地,看着伊万眼熟,问:我是...嗝...熊猫,你呢,你是什么熊啊?

伊万说:我不是熊,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

王熊猫皱眉:一碗不辣金丝鸡?兄弟你可真稀罕呐,我们熊猫,吃竹子,特殊!你吃金丝鸡,更特殊!对了,你还没跟我说你是什么熊呢。

伊万说:黑熊!诶!你别往我身上贴,口水...口水!

王熊猫说:不对!你骗我,你是白熊!哪有黑熊这么白的呢,嘿嘿,小白熊,你可真好看呐,你身上也好软,抱着...真...舒服...

伊万头疼,他想:以后不能给王耀喝酒!

然后他把睡去的王书生抱到房里,谁知道王书生挣扎着醒了,他问:我是...嗝...熊猫,你是什么熊啊?

伊万答:黑熊。

王熊猫说:不对!你骗我,哪儿有黑熊像你这么白的!

王熊猫还伸出胳膊肘比了一下:比我还白,骗熊!

伊万说:我没骗你,我真是黑熊!

王熊猫拉过伊万往铜镜里照,说:你看看,你真是白熊,你一定是被你妈妈骗...了...诶,我的黑眼圈儿呢?

王熊猫本来是想给伊万看的,结果发现自己没有眼圈了,忙去拿毛笔给自己画,伊万拦住他,说:你不是熊猫,你被你妈妈骗了,你是白熊!

王熊猫摇摇头:不是啊,我真是熊猫。

然后他把手弯起来放头上:你看,我有耳朵,所以我是熊猫。

伊万说:你真不是!

王熊猫说:我是!

伊万朝天翻了个白眼:我可去tm的。

然后把王书生抱怀里躺床上睡了,任王书生怎么挣扎呐,都没有用。

(后来,坊间传闻,露是给,耀也给,两个人进行给给交易,用伏特加做信物,一时间,“伏特加爱情”流传千里。)

评论(9)
热度(63)
© 红色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