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红色木头  

【喻黄】当猫头鹰睡觉(3)

·放飞自我,各位海涵

·希望各位看得开心

·原著进行时,勿纠结细节

我印象深刻的是那条微博:

@喻文州210:小咪的城堡:p

配图是一张手拼的立体城堡。

看过他的微博就知道,这城堡是给他们一起养的宠物小咪——一只仓鼠的礼物。

喻文州虽然常被诟病他的手速,可这不影响他手的美感,骨节分明的指节细长,皮肤因为主人的细心显得嫩白,指肚因为常年训练而留下一层薄薄的茧,不甚显眼。

也许这样一双手是天生来拿笔的,灵巧的指关节牵动肌肉,写下苍遒有力的字;也许这手是天生来揉弦的,楠木上的尼龙弦在指肚磨出老茧,指节用力,漂亮的音色从这指肚与楠木的缝隙里颤抖泄出。

这让我想到我先生,他也有一双好看的手,我没见过那双手拿手术刀的样子,但我见过他看书时偶尔活动指节翻页的手,见过他在键盘上灵活按键的手。

闲暇时,我总会枕在先生膝上玩他的手指,耳机里放着《小星星协奏曲》把先生的手指一一对上音符,这时候先生总低下头来笑着看我:“等有时间了,我去学钢琴弹给你听。”

我在想,黄少天是否也像我这般,把玩着喻文州的手想象它的无限可能。

譬如写字。

把喻文州的食指当做毛笔在空气里挥毫,然后喻文州笑着看他:“少天,我的名字写错了,应该是这么写……”
说着,喻文州拉过黄少天的手在他掌心写字,写完,黄少天红着脸别过头——这明明是我的名字。

黄少天尤其记得喻文州手的温度,温而不烫。

生病时,喻文州把手放在他额头试试温度,然后把药抬给他。药的温度也刚好。

黄少天怕苦,他就柔声劝着黄少天喝下,然后给他递一颗甜枣含着。

通宵看比赛视频,喻文州总会冲两杯咖啡,一杯多加奶给黄少天。两个人捧着杯子窝在一起看视频,不时按暂停相互交流心得,然后记下。

喻文州是尽职尽责的队长。

接受采访时,黄少天永远喊他——队长。

“这次我们发挥的很好啊,刘皓也不知道怎么了,你们说他是不是通宵完了七天七夜的4399小游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有叶秋,哎呦他的龙抬头'咔咔'两下,还不是被我们队长给避开了哈哈哈哈哈,我们队长厉害吧!别看队长手速,呸呸!队长是世界上最厉害的队长,有种你们跟队长比一场啊……”

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喊喻文州“队长”总会让我脸红。

好像我那年在学校用座机给在大学先生打电话,我故作严肃地沉下嗓子问:“请问是卜X同学吗?”先生愣了一会儿答:“啊对,我是。”我接着笑说:“学长是我,生日快乐啊!”先生压着声音回答:“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怎么了,现在在上晚自习,我接到电话……”

还有工作后,我周日到先生的医院给送饭。我敲敲门道:学长,有你的外卖!然后先生笑着抬头看我。

睡不着的黄少天常去找喻文州,他不轻不重地叩两下喻文州房门:“队长,有人找!”

还有生病时,黄少天缩在被窝里眨着眼睛可怜巴巴道:“队长,伤员请求休息。”

圣诞节,黄少天做完圣诞活动后,会挑出一些特别的礼物送给喻文州:队长,圣诞快乐!

当然不是“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

他们有自己专有号。

大约是在“剑与诅咒”出世之后,黄少天偷偷拿了两张账号卡,第二天送给喻文州一张,喻文州登上服务器,看到账号卡的名字就笑了。这是两个人最心爱的账号卡——名为“剑与诅咒”的术士和名为“诅咒与剑”的剑士。

他们会用这两张账号卡去做一些最平常也最充满乐趣的事——比如参加所在区的圣诞活动。

在这个活动里,他们不是灯光下的宠儿,他们只是很普通很普通的人,扎在玩家堆里击杀圣诞小偷。

如果捡到一个烟花礼包,黄少就会留着。等到“剑与诅咒”和“诅咒与剑”会合了,他就把礼包用掉,放一场绚烂的烟花。

元旦来临之际,喻文州会推掉所有工作,牵着黄少天的手到广场去。

零时一到,烟花的爆炸声此起彼伏,泼墨似的夜里吐出一团又一团色彩斑斓的花。

喻文州和黄少天靠在一起,手指交缠,两人都抬头看着美丽的天空,笑容挂在脸上。

评论
热度(8)
© 红色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