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红色木头  

记一段Carl Martin ( Eskild 扮演者)瑞典国家电视台访问:

我只是说异性恋不需要“出柜”,为什么我就需要呢?——引语

我参演了SKAM之后,经常有人在大街上叫住我,好像我是直男还演了Eskild就更牛逼了。但我不是Eskild,他只是个角色,和我是否是Gay无关。倒不是说我惧怕“Gay”这个词,用这个词也没什么,其实我觉得这个词还挺好的。我只是说异性恋不需要“出柜”,为什么我就需要呢?怎么没有人去问饰演Noora的女孩现实中是不是异性恋呢。来谈一谈这些事真的很有必要,哪怕只是为了自己也要说。

出柜这些事曾经不是这么容易的,至少不是像现在这么容易的。所以我就在想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从小时候起,我们就一直被灌输男女有别,比如电视上告诉你的,或者你在圣经、哈利波特里读到的那些,仿佛自己这样的人是格格不入的,在人类历史的长河里是孤独的,就是这些想法让我长久以来无法接受自己。

现在我能承认并接受自己了。

是因为我知道我并不孤单。知道你是谁、自在地做自己,这种感觉非常好。我可以讲出“对,我是Gay”,能够坦诚地说出这个事实非常重要。我并不因为自己是Gay而困扰,这仿佛是一种天赐,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喜欢做我自己。

即使我现在能坦诚我是Gay了,我也不是一直黑白分明地坚定着。这就是为什么我对自己的认知还处在一个渐进的过程。现在我已经告诉别人我是Gay了,所以我现在可以正大光明的和男生睡了。我余生都可以去爱男生了。

但是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一直这样。我知道我不是双性恋,我就是Gay。但是话说回来,不管什么取向都只是爱你想爱的人而已。

你能决定你要不要爱上谁吗?

为什么非得给爱贴上标签呢?

我常常想,我是生而为Gay,还是我自己的后天选择。

之前我刻意想让人们知道我生来如此,而不是我后天的选择,不想让他们觉得我在性取向上有选择权。

但是那就说得好像,如果我能选择的话,如今我就不会做一个Gay一样。

这根本就不是事实。

我肯定我是生而为Gay的,但前提是我自己也愿意走上这条路,因为我选择做真正的我。

所以现在有人问我:你现实生活里真的是Gay吗?

我通常回答:

你问了干嘛?

是看上我了吗?

评论(2)
热度(29)
© 红色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