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红色木头  

【叶蓝】丁克(一)

·放飞自我,各位海涵

·啰嗦日常,探讨丁克

·ABO设定

·预计五章完

————————————————————————————————————————————

1.
蓝河,本名许博远,在蓝雨学院为一名教授。

叶修,兴欣学院的资深教授兼董事。

今年的叶修已步入而立之年,蓝河距此也不远了,只是两个人始终没有孩子。

这件事情,蓝河的父父以及叶修的母母不是没有催过,只是两个人始终没有动静。

蓝河的意思是,不想要小孩。

叶修尊重蓝河的意见,心底却是想要一个可爱的宝宝。

两人为此曾经吵过一架。

那是春节前。

蓝河的大爹( A )和二爹( O )催说过无数次:小远啊,该要个孩子了,你看看,等过两年,叶修就30啦,30啦还没个孩子,你不是辜负了叶修吗!?

蓝河无奈表示:“在我十几二十岁的时候我就跟你们说过了,我不想要孩子,不想生孩子!”

大爹:“为什么呀?”

蓝河瞪着他爹,不愿作声。

大母( A ):“你个败家的,你知不知道我和你二母才二十岁就生了你啊?现在你几岁了?马上就三十啦!人一过三十,Alpha 和Omega 的身体机能就会退化!”

叶修:“妈,我们还没有准备好。”

大母:“什么没有准备好,啊?我看你就是没打算要!”

叶修摆摆手回房:“随你怎么想。”

夜,叶修抱着蓝河,声音闷闷的,说:“小蓝啊,总这么不是事儿。”

蓝河回抱叶修:“我跟你说过的,我不想要孩子。”

叶修问:“为什么呀?”

蓝河回答:“不想要就是不想要,为什么非得要个理由呢?身体是我的,那要不要孩子的决定权也在我吧!”

叶修无奈,叹口气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恰逢蓝河发情期,叶修就趁着这期间蓝河自控能力差,几次捅进蓝河生殖腔,还是没有戴套的那种。

原先发情期,做爱,除了第一次标记是蓝河是吃避孕药,其他时候叶修都戴套,除了这次。

蓝河醒来的时候红着眼睛瞪着叶修,叶修哄他:“小蓝,就一次,不会有事的,乖啊。”

蓝河拿枕头砸他:“妈的叶修,我还真没有想到你是这种人。”

叶修也觉得自己不对,可是……

“小蓝,咱爸咱妈说了多少次了都,你不烦我都烦,你要是怕带孩子,有咱爸咱妈在呢,再说不是还有我吗!你要是担心费用什么的,现在我们都是教授,养得起!”

“结婚前……哦不,标记前……我是怎么跟你说的?我说了,你想好,我不想要孩子不想要!”

“那孩子多可爱啊?你为什么就是不喜欢孩子,不想要?啊?这不是挺正常的一个事儿吗,怎么你就这么排斥呢?”

“我就是排斥,怎么啦?不行就离婚!”

“许博远!”

蓝河不理他,该洗漱洗漱,该吃早餐吃早餐。

叶修以为,冷静一段时间蓝河就会消气,可是,他跟许爸爸们和他母母一起去市场买完菜回来后,蓝河这个人就消失了。

出门前,叶修问了蓝河要不要去,蓝河不理他,最后他们只好留蓝河一个人在家。

叶修烦躁,怎么就一会儿功夫,人就不见了呢?

许父父和他母母都打了电话给蓝河,但是蓝河电话就放家里,叶修联系了他朋友,黄少天喻文州等,结果都是:不知道。

叶修又想,没带手机出去,那应该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

大学开学时,叶修跑去蓝雨,只见黄少天气势汹汹质问他:“叶修你个孙子,我听说小蓝辞职了,辞职信还是过年那天塞在校长信箱里的,你都干了什么?”

叶修恍惚,可能蓝河铁了心,不打算回来了。

2.
叶修常想:小蓝这么一个温和的人面对这件事情真是强硬的可以。

半年时间过去了,叶修,始终没有蓝河消息。

叶修不知道这期间蓝河是如何捱过发情期,他心底甚至有可耻的庆幸:幸好小蓝是个O。

O意味着,一生只能有一个A。

八月,叶修回家,开门看到一双多出来的鞋子。

犹记得,他们吵架时恰逢春节,两人和叶修母母一起去广州许父父家,二月,始终广州热乎些。

等回家时,叶修抱着一线希望开门,结果无人。

这天,叶修心跳的厉害。

他推开卧室门,看到一人靠在床上,叶修走近,那人刚好抬头望着他。

叶修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个人只是那么望着。

蓝河红了眼,侧身把脸埋在被子里。

叶修废力找回理智,走到床边跪着搂住蓝河,一声一声地喊他名字。

蓝河任叶修搂着,好久才酿出一句话:“我煮了点面条在厨房给你留着,你看你,这几天又是吃的泡面外卖吧。”

叶修笑道:“哪能呢,胃都被你养叼了,现在都是吃饭店。”

蓝河转身抱住叶修,声音闷闷的:“对不起……”

叶修揉揉他头,仍抱着他。蓝河眼睛红红的,圆圆的,看着叶修满是愧疚,终于叹口气,缓缓道:“叶修,我怀孕了。”

叶修周身一僵,等待下文。

“但是你也知道我不想要小孩子,所以我……”

蓝河深呼吸一口气,继续道:“去了医院,人流了。”

叶修用脸摩挲着蓝河头顶,语气温和:“没关系,你知道的,我不会勉强你,那次……是我不好。”

蓝河埋在叶修怀里笑了:“你还知道啊!”

叶修道:“知道啊,你看你都走了多久,要是这样都还不知道的话,那我作为你老公也太不称职了吧。”

“其实,我有想过不要告诉你这件事的。”

“那怎么改变主意了?”

“嗯——我看过一句话,说是在一段正常的关系里,你受到伤害了,一定要诚实地告诉对方。”

“所以你改变主意了?我们是正常的关系?”

“呃,那就不是吧!”

“小蓝……”叶修抱着怀里的蓝河,一脸委屈。

“woc!”突然蓝河推了一把叶修,叶修一脸震惊看着他,“面条!叶修!现在都泡涨了还吃什么呀!”

3.
叶修的母母向来喜欢蓝河这个人,当年叶修带蓝河回家,她们二人高兴的不得了。

蓝河性子温和,又会照顾人,只要他在,叶修总吃不得泡面快餐,只坐在餐桌前等着蓝河做菜。

但是她们没想到,蓝河是宁死也不愿意生小孩。

她们总觉得,是蓝河少年心性,说多了,自然愿意要了。

谁知那次蓝河竟走了半年。

评论(4)
热度(34)
© 红色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