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红色木头  

【叶蓝】丁克(三)

·放飞自我,各位海涵

·还有两章结束

·表述不算准确,海涵

·abo设

·本章心塞

1.
最近兴欣学院忙着培养一批对外交流的人才,叶修为了这个好几天没闭眼,又吃了许久不碰的泡面,身体耐不住就垮了。

他醒来的时候,针水还有一半在瓶子里,他的手旁边趴着个人,叶修知道那是蓝河。

兴许是叶修揉他头发的动作有些大,蓝河醒了,看着叶修一阵紧张,慌忙按了铃。

蓝河问:“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怎么不好好照顾自己就让我担心呢?”

叶修笑笑道:“你不在嘛,大意了。”

蓝河无奈地叹气,恰好医生来了,自己转身往卫生间躲,心慌慌,有些东西想要跟叶修说。

但是铺垫了许多,许多。

心里斗争做了许多,许多。

不想生孩子的想法依旧是一道巨大的屏障梗在他心里,为了陪伴而生孩子,不是太自私了吗?

医生简单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叶修看着进卫生间许久还不出来的蓝河的方向发呆。

蓝河出来的时候就听到叶修说:“怎么,哭的话靠哥怀里啊,躲厕所干嘛。”

蓝河耳朵红了,转头嘟囔:“谁,哭了?”

“谁回答我说谁。”

“……不要脸。”

蓝河懒得理叶修,坐在椅子上不说话给叶修削苹果,削完切小了喂给叶修,眼光柔柔,一往而深。

“叶修……”

蓝河手有些抖。

“我想了好久,好久。”

声音也抖。

“我们……”

“要个孩子吧。”

“我是个O我知道。”

“O嘛,你知道的。”

“……你说呢?”

2.
蓝河在书里翻到了一些不该公诸于世的东西。

五百年前,那个人类历史被尘封的时期,一个笔名绝色的人写了一些东西,恰好被蓝河在家里一堆杂书里收东西的时候找到。

那大概算是一部传记式散文,讲述了绝色与他的恋人无敌最俊朗的故事。

初春光阴大好,我于四月,遇见一生都想要与之相守的人,不幸不幸,竟是“他”。

如果我是女的就好了。

啊,他也喜欢我,无敌最俊朗喜欢我!

要登记了,无敌买了荷兰的机票,这大概是最让我感动的事情了。

一人一狗一山,此生足矣。

最俊郎在门前出现,光线模糊了他的脸。

蓝河看这本书看哭了。

后来,知名人物王杰希和乔一帆被爆出性征退化,无abo性征,那段被尘封的历史才又被挖出来。

其实abo又如何呢?

蓝河大约是从那时候开始讨厌自己的性征的。

因为,就算是没有abo的年代,就算是只有女子可以生育的年代,两个人也可以相爱,无关性别,男男也好,女女也好,男女也好,爱情是永恒的。

abo看似合理,看似完美,其实还不如男女时期。

男性被赋予了生育的能力,就像女性被赋予生育能力时一样,无从选择,对自己的“天赐”毫无能力。

A天生被O吸引,每个性征都是无法抑制的发情期,有无限bug存在的标记和标记定理,这其实根本,没有进步啊。

蓝河是有了这些想法以后,坚决地不想要孩子。

3.
备孕期,蓝河向学校请了假呆在家里,数着发情期来的日子,听着歌,待在家。

叶家二母细心地照顾着蓝河。

所有人都在期待,期待即将到来的生命征兆。

评论
热度(17)
© 红色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