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红色木头  

【叶蓝】丁克(四)

·放飞自我,各位海涵

·关于丁克

·还有一章完

1.

蓝河在六月份得知自己怀孕。

神奇的小生命就在他的肚子里,一天一天,一点一点长大。

褪去衣裳,蓝河可以看到自己的变化。

叶修喜欢抱着他,摸着他一天天变化的肚子,喜欢亲吻他,亲吻他的肚子。

叶修很喜欢这个孩子,蓝河觉得他也喜欢。

院子里的梧桐绿莹莹的,飞快生长。

许家父父和叶家母母坐在树下讲话,蝉鸣不算聒噪,蓝河出了一身汗。

这时候蓝河什么也不用做,所以他常常睡觉。

也常常做梦。

经常是醒来以后,蓝河不记得梦的内容,他只知道梦境很真实。

有时候是他带着宝宝去接叶修下班。

有时候是他喝醉了在跟叶修做爱。

有时候他以为自己就是绝色,然后与普通男孩相爱。

有时候他梦到大春死了,昏暗暗的世界压得他喘不过气。

四月份买的小樱花在生长,早已落了一桌子的粉色花瓣。

蓝河看着这花,突然流下泪来。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手上的眼泪,胃里想吐的感觉在翻滚。

他受不了了。

他随便套上一双板鞋,随手抓了一件外衣跑了出去。

他不知道可以去哪里,就只是沿路跑着。

风声在耳畔刮过,略长的发在空中飞扬,他的衣服拉着他向后,但他拼尽全力向前跑。

风开始变冷。

蓝河闻到了海水的味道,他所有的器官都在叫嚣,他的身体发虚,但他不愿意停下。

他的肚子坠痛。

身体仿佛是自己在跑,跑啊跑啊,这个世界谁也没有了。

也许他要跑到世界的尽头了,他看到一片海,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泪水。

他的身体很痛,但是他不想停下。

他就这样边哭,边跑,边痛。


2.

蓝河躺在床上,世界都是花白的。

他说:“我知道我现在看起来很不好,我知道你们很担心我,但是……”

蓝河说着,偏头小心朝着叶修微笑:“叶修,你让我自己待一会儿好吗?”

叶修点点头离开了病房。

世界又安静了下来,蓝河闭着眼睛脑袋一片空白,但他浑身轻松,即使他觉得现在不应该这么想但他还是浑身轻松。

他的肚子很痛,他的脑子很乱,心很累,但是同时他也很高兴,他浑身轻松。

黄少天在路边发现了浑身是血的蓝河并且及时地把他送到了医院。

叶修那个时候刚下班,回到家没看到蓝河以为蓝河去逛街了,结果接到黄少天噼里啪啦质问的电话,问他把蓝河怎么了,是不是吵架了,为什么不看好蓝河,让他赶快到医院。

叶修突然慌了,一面抗拒一面又急迫地想赶往医院。

蓝河有没有事?

是发生什么了?

是不是我太逼蓝河了?

蓝河没什么事情,至少没有死。

一家人沉默地坐在病房外,孩子没了他们知道,但现在又可以说什么呢?

见到叶修出来,许家二父忙问情况,叶修给了他一个安慰的微笑说:“蓝河现在想一个人静静。”

医院总是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一阵沉默以后,老一辈人都决定先回家做饭,然后煲汤带给蓝河,问叶修意见,只听见回答说是想守着蓝河。

叶大母点头,说带饭来给两个人一起吃就走了。

空荡荡的走廊,叶修看着自己投在地板的影子,沉默。
天早已黑了,他敲敲房门,没听到蓝河回答,他轻轻推门发现蓝河睡着了,呼吸绵长。

叶修轻轻坐在床边看着蓝河,忍不住伸手抚摸蓝河的脸,抚摸他的头发。

蓝河没醒,睡着的样子很乖巧,叶修觉得,他要是能一辈子这样看着蓝河睡觉也挺好的,一辈子抱着他,感受他呼吸时身体缓慢的起伏,还有做梦时转动的眼睛。

所以叶修忍不住和蓝河一起躺着,抱着他,这样就好像蓝河完全属于叶修,完全不会离开叶修一样。

蓝河知道叶修来了,知道叶修抚摸他的脸,知道叶修抱着他。他不敢动,生怕打扰了叶修,打扰了自己。

就这样,两个人又睡着了。


3.

有些事情,是要等到似乎毫无转机的时候,才可以彻底解决。

有些事,是必须要山重水复疑无路,才可以柳暗花明又一村。

评论(2)
热度(22)
© 红色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