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红色木头  

【米加】烟火里的尘埃(一发完)

·放飞自我,各位海涵

·一发完

1.

马修站在广场上,他的朋友们说说笑笑地往下一个娱乐场所,没有人注意到马修就站在广场上抬头看着斑斓美丽的烟火。

紫色蓝色黄色红色粉色绿色的烟火“嘭!”地一声炸开,留下最最美丽的身影,没有人注意到那烟火起飞、升空、爆炸时的留下的粉末、尘埃。

马修注意到了。

那些灰色细小的粉末好像落在他的脸上、他的细密的皮肤上、他澄澈清明的瞳孔里。

没有人注意到这样一个男孩站在广场上,抬着头痴迷地看着墨色天空绽放的魅力花朵。马修知道自己不会有人注意到,所以他任自己抬着头看那些烟火,感受那些在空中飘扬的灰色粉末尘埃轻巧地在空气里流转,只有他感受到了那粉末划过身体的感觉。

广场上人流不息,空气神秘而活力四射,弗朗西斯突然抓住马修的手臂。

“怎么?”马修睁大眼睛问。

“我们都快到酒吧了,发现你没来,所以我回来找你。”弗朗西斯一边回答,一边控制着他们走路的节奏以便尽快到达目的地。

“啊,谢谢。”马修低头回答。

天空恢复了平静神秘,烟火已经落下,马修在心里小小的感慨了一下,快速跟上弗朗西斯的节奏。




2.

夏天好像是为人类准备的节日,每天都有狂欢的人们,无论外界发生了什么,有人自杀、有人离家出走、有人成功考研、有人在黑暗的巷子里肆意挣扎、有人漫无目的的活着每一天。

但是他们的狂欢不会变。

马修有些不解,尝试和朋友出去了几次以后他也后知后觉地爱上那种浅薄在身体表面的快乐,但是马修累了。

他推掉朋友的邀请,在心里跟弗朗西斯道了歉,毕竟弗朗西斯是个尽责的朋友,总是不会忘记他、忽略他。

然后马修自己来到郊外。

郊外的夜晚几乎没有人,这个地方不会有那些想要找麻烦的人来,所以马修很喜欢这里。

这里萤火虫并不是很多,零散的几只在空中发着光。蓝莹莹的,这种颜色的萤火虫马修见得很少。所以他又盯着萤火虫看了好一会儿。

那些小家伙仿佛不怕他,一点一点地靠近他,甚至有一只萤火虫停在了他无意识伸开的手指上。

蓝色的光在马修手指上闪烁。

一声相机的“咔擦”声打断了马修,小家伙又晃悠悠飞到了别处。

马修转回头,发现是个背着单反穿着牛仔裤戴眼镜的男孩。

马修一头雾水,微皱着眉头看着那个男孩。

“哦嗨,我是一个自由摄影师,刚才那一幕是我期待已久的画面,你不会介意吧?”那个男孩说道。

马修犹豫着摇摇头,眼睛一直看着那个男孩。男孩也笑着看着马修,然后又自我介绍、询问马修的名字、问他的爱好什么的,总之男孩说了很多话,搞得马修以为遇到了什么变态。

“那个,阿尔,”马修现在知道了男孩的名字,并且知道他来自美国堪萨斯州,“我现在要走了。”

这个是马修现在唯一能说出来并且想到的话。

“哦好吧。”男孩有些遗憾地撇撇嘴,然后说:“那你可以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

见马修思考着没说话,阿尔又说:“如果我要拿你的照片展览,我好可以通知你。”

马修本来想说,无论如何我不同意。

但是他点了点头,把自己的号码给了阿尔。




3.

阿尔常常在他身边出现。

每一次出现都举着相机。

阿尔喜欢马修,喜欢马修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喜欢马修总是上扬的嘴角和他紫色的眼睛。

“好吧,阿尔,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行踪的?”又一次,阿尔弗雷德打扰了马修的独处。

“其实,我不知道你的行踪,我只是在猜。”

“猜?”

“对!”阿尔弗雷德说着,露出自豪的笑容。

“在这之前我已经去了很多地方,很多我觉得你会去的地方,但是你知道吗,我遇到你的概率很小,因为我可能去十五个甚至二十个地方才能遇到你一次,但是每一次遇到你,我,还有我的相机都会很满足。”说着,阿尔晃晃他手里的单反。

“好吧,但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马修问。

“因为我喜欢记录世间美好的东西。”

马修第一次听人这么形容他。

他的耳朵红了,脸也快红了,他多么喜欢这里不是他最爱的湖不是他最爱的傍晚。

因为他突然心跳加速,这个场景就好像电影里的一样,一个痴情的男孩傻乎乎地背着相机走过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只是希望能遇到他喜欢的人,并且为他拍照,然后用“美好”这样的词形容他。

马修觉得,阿尔弗雷德显得有些可怜,虽然他觉得因为这个原因说出他即将说出的话可能是对阿尔弗雷德的不尊重,但是他还是说:“是这样的,阿尔,你不必这样的,其实,我可以陪着你出来拍照,你可以发短信给我。”

“真的吗!太棒了!”举着相机的阿尔弗雷德开心地跳起来。

“嗯。”

“你真的是天使!”阿尔弗雷德笑着看着马修说,他的眼睛弯弯亮亮的,像黑夜里一股股的泡沫,散在银河的光影里。

“其实,我做自由摄影师已经快两年了,我跑过非常多的地方,美国的堪萨斯、佛罗里达什么的,都被我跑遍了……”

阿尔弗雷德开始说他的经历,有些是好的,有些很糟糕。他每说一段经历,马修都仿佛亲身经历了一次。
阿尔弗雷德是一个话多但是完美的讲故事的人。



4.

马修第一次提出让阿尔弗雷德带他去看看他之前猜测他会去的地方的时候,他的蓝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是要装下他所有的惊喜的情绪。

但是阿尔弗雷德没有多问,他带着马修就去了那些地方。

一个地方是肯德基麦当劳,阿尔弗雷德解释说:“因为我觉得汉堡包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不过我觉得你不一定会喜欢汉堡包,但一定会来。”

还有一个地方是中心广场,阿尔弗雷德特意在晚上带着马修来,天空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

阿尔弗雷德指着那地方,说:“中心广场的烟花是这座城市最好看的,我觉得你会喜欢,知道吗,那些细细小小的尘埃,带着一丝微弱但是绚烂的光亮落下,那是最美的场景,就像你一样。”

马修张张嘴,说不出话来,他的耳边想起烟火升起的声音,一朵朵美丽的泼墨在他和阿尔之间散开,他听到了他的心跳。

阿尔弗雷德有一间房是专门放照片的,马修看到了最大的那一张——顶部是绚烂亮眼的烟花,往下就是带着未散的光和亮的细小尘埃,划出一道道微弱的光,最后在照片最下方留下黑色的身影。

是泛着淡玫瑰色彩霞的傍晚拍的,太阳已经落下,天空也几乎要黑了下去。

马修有一种忍不住要哭出来的神情。

人类历史如此长,世界如此大,他的一点点小心思但是令他开心沉浸的小心思,就这样被几个月前他还不认识的陌生人拍出来,然后在几个月后摆在他面前。

然后马修转头,看到了他自己。

人群川流不息,只有虚虚一道道光,他伫立人群,仰头看着烟花,神情认真而又令人心动,他的皮肤细腻光滑,似乎有小小的尘埃在周遭流动,他的眼睛泛着光,
是饱含希望和开心的水光。

马修没见过这样的自己,更不用说手指和脸庞都印着萤火虫蓝色的光的自己、逆着风和光脑袋杂乱但是笑得开怀的自己、在酒吧光影交错的时空里目光莹莹看向镜头的自己,还有在河边抱着啤酒瓶闭着眼睛咧嘴笑的自己。

我要哭了。

马修闭上眼睛想道。

单薄的眼皮底下是热泪盈眶。

我不能哭。

马修想,于是他转身抱住了阿尔弗雷德,然后吻住了他。

还是哭了。

阿尔弗雷德很温柔地抱住马修,很温柔地亲吻他。



5.

他是来自美国的穷小子,满脑子的自由,满脑子的荒唐。

他的人生本就是一场荒唐,跟烂朋友胡混海混,抽烟喝酒打架全都学会了,终于他自己因为这个被退了学,被父母拒之门外。

这时候他的那些烂朋友拉了他一把。

烂朋友也不烂。

他们只是都满脑子荒唐大话,满脑子不务正业,但他们是好人。

也是他们,开启了阿尔弗雷德的摄影之旅。

几个朋友出去玩的时候,总是阿尔弗雷德负责拍照,用手机。

然后拍出的照片放到ins上。上面有很多粉丝,全是冲着阿尔弗雷德拍的照片来的。


于是在阿尔弗雷德被退学以后,一群人一起凑钱给阿尔弗雷德买了单反,就是这样,阿尔弗雷德靠着他的相机活到了现在。


他开始游历各地,专门拍下那些令他令他会心一击的照片,他是一个自由摄影师。

终于,在美好的夏夜,在人群川流不息里,他看到了那个男孩,看到了他的天使。


他此前的人生也许糟糕但是自由摄影师让他的生活看起来还不错,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缺少什么。
激情、沉迷,还有爱。


我是一个完整的人,我不需要谁来完整我的人生。


阿尔弗雷德之前是这样想的。


但是当他看到马修的时候,这一切就变了。


他想要和马修分享他的人生,同时他也深刻感觉到,他的人生,因为马修而更加完整。




6.

马修从小就是稀薄存在感的人。

大多数人不会注意到他,无论是什么场合。

但是马修依旧十分幸运,他有挚友,有他的布偶熊,还有那些音乐书籍。

他的人生就像是千万粒尘埃中最普通的一个,他不喝酒不打架不抽烟,没有过人的才能也不爱讲话,他的万千思绪总是在音乐和文字里闪烁光芒,他的玲珑之心总是只有自己知道。

直到阿尔弗雷德发现了他并爱上了他。

他和阿尔弗雷德走过许多地方,笑了许多回,亲吻的次数就像是喝水那样多。


这一切就像是他听着情歌畅想的那样,和一个人互相分享互相完整人生。



7.

看着飞舞的尘埃掉下来

没人发现它存在

多自由自在

笑得开怀

哭的坦率

为何表情要让这个世界安排?



8.

有时候,马修也会受不了阿尔弗雷德的聒噪,每天总有说不完的话。

但是他爱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也同样如此。

““我爱你。””




——
推荐BGM    《烟火里的尘埃》华晨宇    《Perfect Places》Lorde

评论
热度(30)
© 红色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