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红色木头  

【仏英】一步之遥

·放飞自我,各位海涵

·非国设

·一发完

·Por Una Cabeza ,Martynas

亚瑟决定分手。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实在不是他理想的爱人。

他不爱艳俗的玫瑰,讨厌烦人的浪漫做派,厌恶散发着不自然味道的香水,但这一切弗朗西斯都喜欢。

他更希望去到一个干净整洁的大城市,在明亮的白炽灯下看书、思考,他肯他更倾向于每天喝一杯正式美好的下午茶。

但是很明显,弗朗西斯并不擅长,也并不喜欢这些。

分开会是一个好选择。

所以亚瑟选择在吃过晚饭以后的内心和平宁静的时候,向弗朗西斯提出分手的要求——

“弗朗,我们分手吧。”

亚瑟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内心有些许忐忑,为这个决定的正确性。

亚瑟要坚持这个决定,即使他的内心隐隐期盼弗朗西斯的不同意,然后他们还会继续在一起。

而超出亚瑟期待也如亚瑟所希望的是,弗朗西斯只是神色如常的喝光酒杯里的红酒,然后认真的看向亚瑟点头说:“好啊。”

哦,天哪。

一瞬间失望填满了亚瑟的内心。

还以为,还以为弗朗西斯有多爱我呢……毕竟他当初的表白那么火热……但这很好,一切都按照我的计划走。我会想你的,弗朗……

弗朗西斯手肘撑在桌上,扶着脑袋接着说:“浪漫派确实和现实拍派搭,你不喜欢我自由随性的生活态度,而我也不喜欢你向往的那种刻板、时刻保持思考的紧张的生活,我们确实不搭。”

“是的。”亚瑟点头,他们难得能达成这么统一的共识。

“我们的意见难得一致,总是你往东,我往西,最后我们一起走了北。这很令人烦恼,而且我们的爱情变得越来越乏味了。”

“十分无趣的爱情,你我都没有半点享受。”

亚瑟再次点头,在分手的一刻,弗朗西斯终于成了他的知己。

真是滑稽。

“所以……”弗朗西斯站了起来,右手拢了拢他的头发,然后异常坚定、优雅的走向亚瑟,朝亚瑟伸出手:

“你愿意在我们分手前的最后一刻给予我最后的享受吗?”

“什么?”

“陪我跳一支舞吧,我知道你并不喜欢,但我们总得留下一些回忆。”

亚瑟轻轻喟叹一声,把自己的手递给了弗朗西斯。

“Por Una Cabaza,Martynas.”

弗朗西斯抽出一张老式唱片,然后放到他十分宝贝的留声机上,亚瑟都不知道弗朗西斯是从什么的地方搞到的这些东西。

“一步之遥?我会以为你在暗示我什么。”

“也许是呢?”

弗兰西斯让亚瑟的右手搭上他的肩,然后他的右手牵着亚瑟的左手抬在空中,他的左手搂着亚瑟的腰。

音乐开始了,弗朗西斯带着亚瑟迈开舞步,而他美丽的紫色眼睛盛着笑意望向亚瑟同样美丽的祖母绿眼睛。

“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的吗?”弗朗西斯问。

“什么时候?”

“我们第一次跳舞的时候,那时候你十分不情愿,但是你没有拒绝我,我的手搂上你的腰的时候,你耳朵红了,我们跳舞的时候你好像在一门心思的琢磨左手,右手一样,比如你的左手握着我的右手,但是幸好你的舞步没有那么糟糕,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我们不会再有什么交集,我也就不能如此深入的了解你。”

“那时候,我还从来没有过那种感觉,我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你,同时也想让你了解我,我好像变得幼稚了,我想要和你分享一切。”

亚瑟心跳漏了一拍,他不敢再看弗朗西斯,于是他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弗朗西斯的手上,然后他发现弗朗西斯的袖口闪烁着银色的光,那光印着一只小帆船的形象——这是他送给弗朗西斯的袖口。

原本对袖口是用来装饰弗朗西斯那套带暗纹的黑西装的,但是显然,弗朗西丝更喜欢把这对袖口用在他随意的一件衬衫上。

亚瑟喜欢这样,即使弗朗西斯没有按照他的所想用在那套黑西装上。同时,亚瑟有点遗憾,他觉得弗朗西斯穿那套黑西装真的很帅。

“我给你表白的时候你的反应真是可爱极了,”亚瑟听到弗朗西斯继续用温柔的声音说话:“你的脸是红的,接过我的玫瑰时表情又兴奋又嫌弃,我当时就想,天哪,我能拥有这个人就是太幸运了。”

弗朗西斯搂紧了亚瑟,然后又放开他让他转了一个圈,再绕回他的怀里,他让亚瑟的头伏在他肩上,带着亚瑟走了几个舞步,然后亚瑟勾勾他的腿清醒。

“当然啦,我们之后的相处出了许多问题,虽然不是每次都能很好的解决,但是至少我发自内心的珍惜这一段过往。”

“而后将会是新的开始。”弗朗西斯忽然笑开了,笑声藏在他的胸腔里颤动,通过两个人紧贴的胸膛传递给亚瑟。

亚瑟明白了。

“你这个可恶的坏蛋。”

亚瑟气恼的伏在佛朗西斯耳边说,然后他仰起下巴,张开嘴巴惩罚性的咬了一下弗朗西斯的耳垂。

“好吧,我承认我不想分手了,我后悔了,弗朗。”

说着,亚瑟不再顾及什么舞步,他双手托着弗朗西斯的脑袋狠狠吻了上去。

“可不要小看浪漫派。”弗朗西斯托着亚瑟的下巴,抵着他的额头。

亚瑟喘了口气,抱着弗朗西斯的脖子拉近两个人的距离,直到他能感受到弗朗西斯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脸上。

“那你知道我是在什么时候爱上你的吗?”

“什么时候?”弗朗西斯回问,同时用嘴唇轻轻地擦着亚瑟温暖柔软的嘴唇。

“在上一秒,还有上一秒之前的所有秒,从你给我做的那道菜以后——说真的我到现在都还在想念你做的那道菜。”

“你知道,只要你想任何时候我都会给你做。”

弗朗西斯吻住了亚瑟。

音乐停了,而他们共同的生活继续。

评论
热度(7)
© 红色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