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红色木头  

【叶蓝】如初之光(小蓝生贺)

·放飞自我,各位海涵

·非原著向设定

·祝小蓝生日快乐

1.

微微风,涌起旧梦。

蓝河独自坐在河边的横椅上,眼前的河流横贯整座城市,河水在夕阳里泛起粼粼波光,晚风渐冷,吹落满地思绪。

昨晚,蓝河收到一条讯息:

看到中央的官博了吗?同性可以在民政局领证了。小蓝,我在杭州民政局等你。

发件人:叶修

蓝河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倒在床上脑子一片空白。

三年前,两个人的关系从蓝河从杭州提着行李逃回广州时就已经结束了。

但,蓝河在床上翻来覆去总也睡不着,思绪一片嘈杂混乱。终于,蓝河爬起来打开电脑订了第二天飞杭州最早的航班,又迅速收拾好行李放在卧室门口。

蓝河给他上司梁易春打了个电话要请假,梁易春问了一个问题:“要去哪里?”

陡然间天旋地转,从前的回忆似乎瞬间袭上蓝河的脑子,使他心跳加速,眼眶泛红。蓝河吐了口气,说:“杭州。”

梁易春沉默了一会儿,道:“那伯母那边问起来我就说你去出差了。”

蓝河点点头:“嗯,谢谢大春。”


2.

下了飞机,蓝河才骂自己冲动,拿着手机几次点开叶修的通讯录界面又退出,最后在酒店订了间房打了“滴滴”过去。





蓝河第一次来杭州的时候是作为蓝雨的陪同员工来的。

那时国内许多公司对于这刚由叶秋大神成立的兴欣公司仍持观望态度,蓝雨的总裁喻文州却让黄少天带着一行人来杭州跟兴欣谈合同。

酒桌上,黄少天一直在跟兴欣负责人周旋合同内容,蓝河和其他人则自觉替黄少天挡下大部分的酒。有个外号叫“包子”的人十分能喝,敬酒劝酒一刻不停,蓝河有些招架不住,让同事笔言飞顶一下便多去厕所吐了。

这一躲,蓝河便遇见了叶修。

叶修来迟,在厕所看到一个小年轻脸色十分难看,不知怎么的就上前问了一句:“还好吗?”

小年轻点点头道声谢便挣扎着走出去,在门口,小年轻愣了两秒又尴尬回头问叶修:“那个,朋友,你知道305包间在哪儿吗?”

叶修当然知道,点点头带着头昏脑涨的小年轻过去。

等进了包间,蓝河才知道这位好心人是传说中的大神。






蓝河把行李放到酒店以后就自己一个人出来在街上闲逛着。

一路上的行人都在欢呼,男的女的几乎都在自己身上画了彩虹旗或者别了一个彩虹旗徽章,一对对脸上画了彩虹的同性恋人在街上牵着手笑得灿烂,那些相馆门口贴出许多同性主题的婚纱照海报。

还有些同性恋人穿得正式走在街上,手里拿着小红本本笑容满面。





3.

我们本来也应该在这欢呼的行列里的。

这样想着,蓝河忍不住红了眼眶,找张横椅坐下,将思绪在缓缓流淌的河边放空。






大约是两个人在一年半以后,叶修跟蓝河用年假去旅游。

旅游到荷兰时,叶修给蓝河求婚,并在当地登记领证。

当天他们穿的都不算正式,一件t恤搭外套配休闲裤就是他们的穿着。

可虽然不算正式,两人心里仍充满了幸福。

等证书发下来,蓝河捧着那小本本看个不停。看着看着,蓝河突然心生感慨:“要是上面是汉语就好了。”

叶修听到,凑过来说:“怎么,英语看不懂?不行啊小同志,你们蓝雨员工资质不行啊。”

蓝河听了翻个白眼道:“滚……我是觉得如果这是我们自己政府发给我们的就好了,那我们就被我们国家认可了。”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搂过蓝河说:“会有这么一天的,小蓝。”





等真的到了这么一天,两个人早已分开了。







4.

跟叶修在一起的回忆大部分是快乐的。







当年叶修在厕所遇见蓝河并把他带回305包间以后,便对这合作公司的员工多了一份留意,知道蓝河调来杭州的分公司任经理时,叶修还专门请他吃了一顿饭。


蓝河说:“怎么,请我吃顿饭以后谈合同好压价啊?”


叶修说:“哥哪是这种人呢,不过是看蓝雨派了个难得的人才来杭州,我得多关照关照啊。”


蓝河笑着翻个白眼说:“你压榨我们蓝雨的还少吗?”

叶修摊手表示无辜:“那我哪次都没骗你吧,我是说话算话的人。”

我是说话算话的人。

蓝河记住了叶修的这句话。

被表白时,蓝河也想起叶修的这句话。

那段时间叶修总到蓝河临时租的公寓蹭饭。每次来都有诸多借口:“总点外卖对身体不好。”“我觉得你做的菜比较好吃。”“今天工作累了,不想做饭。”“外面的餐馆都关门了。”……

有时候叶修还会死皮赖脸的留在蓝河家睡。

那晚蓝河洗完碗出来看到叶修窝在沙发里看十二台。蓝河擦擦手,打算过去跟他一起看,叶修却“啪”的一声把电视关了,蓝河一脸懵逼地转过头,看见叶修一脸认真的看着他。

蓝河内心“咯噔”一下。叶修平时总吊儿郎当的,内心的想法不常表现出来,即便工作时态度认真也少见这样的表情。

蓝河问:“怎么啦?”

叶修看着他一字一句认真地说:“蓝河,我喜欢你。”

蓝河楞一会儿,话堵喉咙口,总也说不出。

叶修又欺身压近的蓝河一点,说:“蓝河,你怎么想?”

眼看叶修越靠越近,蓝河心跳也越慌乱。然后蓝河飞速吻了叶修一下,脸羞得通红。

“我也喜欢你”这样的话蓝河说不出,就只能做出些行动让叶修知道。






蓝河自己也说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叶修的。

现在想起来,即便两人早已分手,但那份悸动仍留在蓝河心里没有改变。





5.

梁易春打电话跟蓝河说:“蓝河,你妈昨天才从蓝雨离开。”

蓝河问:“大春,你没有跟她说我去出差吗?”

梁易春叹口气,正要说话,一阵嘈杂声突然传来,而后响起笔言飞的声音:“老蓝,你怎么去杭州也不说一声呢,阿姨打电话问我你在哪里,我说你在广州啊,人阿姨说大春跟她讲你去出差了,我才知道你不在蓝雨,这不,阿姨才来蓝雨嘛,喻总跟黄少出面才把阿姨劝回去。”

蓝河沉默了一会儿,说:“二笔,你帮我跟喻总和黄少说声对不起。”

笔言飞没回答,问了一个问题:“蓝河,你是不是没去找叶修?”

蓝河“嗯”了一声。

笔言飞叹口气说:“也是,你心里建设都做了三年了都没敢去找他,也不差这么四天。”

蓝河不知道该说什么,梁易春的声音响起来:“蓝河,喻总让我跟你说,凡事好好想清楚,不要以后让自己后悔……黄少好像联系了叶修,最近那个民政局的那个消息我们也知道,他说叶修一直在等你。”

“他不敢逼你,我也知道你处境艰难,但是叶修等了这么久,你好好想想。”







蓝河的妈妈不知怎么知道了蓝河跟叶修在一起的事情,打电话哭着质问蓝河,然后闹也闹了,寻死也被救回来了,蓝河自然也被逼回去了。

大半夜,蓝河趁叶修加班,拖着行李逃回广州。

本来蓝河打算年末的时候带着叶修回家顺便告诉父母这件事,但是母亲闹得这样凶,连医院都进了,蓝河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叶修安慰他说:“我们得给阿姨一些时间缓缓。”

蓝河也觉得时间可以增加母亲的接受度,但他不敢拿母亲的性命开玩笑。

父亲早亡,母亲把他拉扯到这么大,面对爱情与亲情,他没有理由不选择亲情。

所以他逃回了广州,单方面宣告两个人的关系结束。




6.

蓝河翻开手机,点开一年半以前的一段通话录音。





蓝雨跟外企谈成一个大合同,全公司举杯欢庆,蓝河也不免喝得醉了。

醉糊涂的蓝河打了个电话给叶修。

没说什么。

就只是一直在念:“叶修,我想你。”

“叶修,我想你。”

蓝河迷糊着以为他们还在一起,然后又想起来自己跑回广州,忍不住说话哽了喉咙,带了鼻音。

叶修大概是在和朋友聚会,听筒那边的声音渐小,应该是叶修自己找了个安静的地方。

叶修回了蓝河一句话:“小蓝,我一直在等你。”

蓝河第二天醒来时断片了,什么也不记得。

几个月以后,蓝河偶然间发现自己手机里有段跟叶修的

通话录音,听了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

大约是蓝河自己不小心碰到录音键。

录音的最后,笔言飞从蓝河手里拿过手机,说:“叶神对不起啊,老蓝他喝醉了。”

叶修淡淡回了一个“嗯”,末了告诉笔言飞:“你不要告诉蓝河今晚的事。”




蓝河想起来,昨天梁易春说:

“黄少好像联系了叶修……他说叶修一直在等你。”




7.

蓝河缩在酒店已经六天了。

他起身打开行李箱,把所有衣物都叠好放进去。




叶修是个不太在乎生活的人,或者说,叶修不太会保护自己的身体。

蓝河在和叶修在一起以后,自觉负责帮叶修照顾好他的身体,叶修因为这个愈发对自己的身体放肆。

蓝河每次都很无奈:

“你快过来擦头发!”

“怎么又吃泡面了,不是说我不在都要点外卖嘛,现在外卖都有家常菜的!”

“快点把湿衣服换掉!”

……

蓝河觉得自己就像在照顾一个叛逆期的孩子。

叶修从背后抱着他说:“小蓝,我饿了。”

蓝河又跑去煮面给叶修吃。

有一次蓝河发高烧,烧到40°。

晚上,叶修被自己怀里的人烫醒,忙问蓝河:“小蓝,你发烧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蓝河皱着眉头没睁眼:“头疼,冷。”

叶修拿来蓝河的衣服帮他穿上:“我带你去医院看。”

蓝河挣扎着喊冷,又说头晕头疼,推着不想去:“我吃点退烧药就好了,在柜子里。”

“不行。”叶修只说了两个字,抱着蓝河就下楼开车载他去医院。

医生说幸好蓝河送来得及时,要不然脑子就该烧坏了。
叶修松了一口气,问正打着点滴的蓝河:“怎么会发烧呢?”

蓝河声音小小的带着愧疚说:“忙,外衣脱了就忘了穿……”

叶修凑过去亲亲蓝河的额头,说:“怎么就知道照顾我不知道照顾自己呢。”

“还不是……你不让人省心。”

叶修笑了:“那我好好照顾自己,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好不好?”

“……骗人。”






蓝河记得,从那以后,叶修好像真的有好好照顾自己,还有照顾他。



8.

六月份的阳光明媚,树木枝繁叶茂。

一路上的都有许多小朋友拿着礼物开心的笑着。

蓝河这才明白,今天是儿童节,他的生日。

“叶修……”

蓝河在心里默默喊了一声。

“等我。”

蓝河开始跑起来,跑去民政局。

户口本他已经带好了,身份证他也带了,西装也是他最爱的那一套。

还有戒指。

叶修跟他求婚的戒指。

隔着一条公路,蓝河停下来喘着气。

公路对面,民政局门口,一个同样穿西装的男子转过头来,头发三七分。

男子转过头看见了蓝河,慢慢站起身来。

蓝河看见阳光从他细碎的发间透出。

叶修笑着,朝蓝河张开双臂。


【彩蛋】

蓝河跟叶修吃着饭,他妈妈忽然打电话过来。

两个人都紧张了起来。

蓝河接通电话。

他妈妈说:

“阿远,结婚证领了吧?”

“领了的话,该把他带回来见见我了。”

评论
热度(38)
© 红色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