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红色木头  

【红色组】半生缘(一)

  • 放飞自我,各位海涵


  • 非国设,现实向


  • 结局类BE,慎




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外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一老一少。


漫天大雪铺天盖地倾泻而下,颗颗坚硬的雪粒砸在人身上、地上、屋檐上都会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寒风凌凌刺骨在灰茫茫的天地间呼号,抬眼环顾四周只会让人觉得混乱不堪。


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因为风雪太大而来关门,看到外面站了两个人于是大声问:“有什么要帮忙的吗?”年轻的姑娘点点头说:“有。”于是工作人员朝两人招招手说:“进来吧。”


年轻的姑娘扶着老人进了大使馆。两人似乎是爷孙的关系。老人虽然年迈,但可以看出他年轻是是个强壮的小伙子、身材挺拔、朝气蓬勃;年轻的姑娘身材高挑,隐约可以从帽子底下看出她金色的头发,眼睛和老人一样是罕见的漂亮的紫色;两人都围着一条米色厚围巾,围巾长出来的部分在他们身后垂着,两人也都穿着米色长袍,只不过姑娘身上的那件看起来更时髦一些,藏青色的加厚雪地靴从他们的衣服下摆露出来。


工作人员说:“你们可以到侧厅坐着休息一会儿,那里有火和热水。”


年轻的姑娘点点头说“谢谢”,扶着老人要往侧厅走,老人却站着不动,看着工作人员说:“我想找一个人,中国人。”


老人的嗓音特别,软软糯糯的带上年龄沙哑的颗粒感,感觉有些奇异。但老人的声音透着坚定。


工作人员楞了一下,点头说:“你们先到侧厅休息,我把窗户都关好后就去帮你们找馆长,他刚刚才上楼去。”


姑娘点点头说句“麻烦了”就带着老人去了侧厅。


壁炉里火烧的正旺,几只沙发围在壁炉旁,整个侧厅都十分暖和。老人和姑娘坐在里壁炉最近的沙发那里,暖和的室温让姑娘放松了身子,老人却有些紧张似的僵坐在那里缓缓搓着手。


姑娘小声问老人:“您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子吗?”老人点点头说:“记得。”姑娘又问:“如果找不到呢?”“不,”老人说,“会找到的。”


不一会儿,工作人员和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来到了侧厅。


年轻男子便是馆长。


老人看到馆长是似乎情绪波动了一下.


馆长在两人旁边的沙发坐下,双腿分开手肘杵在腿上身体前倾摆出一副倾听的样子,他先是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是王濠镜,我听说你们想要找一个中国人。”


“是的。”


“您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王耀。”


“您和他是什么关系,互相认识吗?”


“我们是朋友,”老人说道,他看着王濠镜眸色闪烁,“我们是好朋友,四十年前他来到俄罗斯,是一个交换生,俄罗斯第一个生物医药学的中国研究生交换生,他在俄罗斯呆了一年,和我住在一起,他来俄罗斯的时候,是我到车站接的他。”


“我可以知道您的名字吗?”


老人点点头,吸口气说:“伊万,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


评论(2)
热度(11)
© 红色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