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木头

正式迈入了苦逼的高二

【真遥】情为何物?(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取什么名字了,一发完)


有些人是离开了以后,

才发现离开的是自己最爱的那个。

--------------------------------------------------------------------------

七濑遥一直以为,最重要的那个人是松冈凛。

所以以至于松冈凛说出再也不要和他一起游泳这种话的时候,眼前发黑,不知堕到了何种境界,竟无力起身。

最后,是橘真琴将他扶起来的。

“小遥,有想要去追逐的东西就去大胆的追吧。”说这话的时候,橘真琴脸上依旧挂着温柔的笑。

“对呀对呀!小遥和小凛一定能再一次一起游泳的,对吧,小怜?”

“对!”

于是七濑遥追上了松冈凛。

七濑遥没有说,他们当时的争执,也没有说他们甚至打上一架了。

他只说,松冈凛最后伏在他身上哭了好久,好久。

脑袋发空的七濑遥回过神来时,松冈凛就已经伏在他身上了。七濑遥抬起手来,一下,一下地顺着松冈凛的头发,从头顶到发尾。

松冈凛和七濑遥和好了。

橘真琴发现,和好之后的七濑遥,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遥是不是,不需要我了呢?”橘真琴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原本在橘真琴的未来计划里,从来都没有少过七濑遥这个人。他觉得,七濑遥和橘真琴,无论是谁离了谁都是不行的。他们是注定天生要在一起的。

但现在看来不是了。

橘真琴的脑袋里,七濑遥和松冈凛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于是橘真琴开始认真考虑自己的未来。

“欸?!真琴前辈要去北海道!”高三填志愿的时候,橘真琴向所有人公布了这个消息。

“去这么远的地方真的好吗,小真?”渚担心地问。

“没事啦,”橘真琴挠挠头,温和地向大家解释,“因为我想要成为一名医生”

橘真琴发现,七濑遥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

“小遥肯定是要去东京吧。”傍晚两人一起回家的时候,橘真琴问。

“嗯。”七濑遥低着头应了一声。

“为什么要去北海道?”七濑遥问。

“因为我想要成为一名医生。”橘真琴理所当然把这个理由当做自己要去北海道的原因。

“骗人。”七濑遥抬起头来望着橘真琴,海蓝色的眸里满是质疑。

却发现橘真琴望着海平线出神。

“是真的哦,小遥,”橘真琴望着海上的鸟儿笑着说,“是真的。”

但其实橘真琴很想说,假的,假的,我去北海道只是为了尽早适应没有小遥的未来,只是为了不要让自己再一直这么依赖小遥。

没有说。

“小遥,我们都长大了啊。”

七濑遥的瞳孔陡然放大,呆呆的看着橘真琴。

录取通知书下来的那天,很顺利地,是北海道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七濑遥则是和松冈凛一起收到了来自东京的录取通知书。

“小真,放假要记得回来啊。”

“好。”

“啊~真是的,小真你为什么要报这么远的地方。”叶月渚忍不住抱怨。

“渚,真琴前辈有真琴前辈的打算。”龙崎怜劝解着。

“我知道啊,但是,但是,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说着,叶月渚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不要哭啊,小渚,”橘真琴慌乱地想要安慰叶月渚,“我向你保证,以后我们每个假期都聚一次好不好?”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临走那天,所有人都一起去机场送了橘真琴。

“你一个在那边真的可以吗?”

“不用担心。”

“小真,有什么不好的一定要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告诉我们!”

“好好好。”

所有人都好好地跟橘真琴告了别。

除了七濑遥。

“小遥。”橘真琴叫了声七濑遥。

七濑遥没有答应,只是一直看着橘真琴。

“小遥,我要走了。”

“……嗯。”
“好啦好啦,我答应你,有时间我一定去东京看你。”也许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默契吧,橘真琴能看懂七濑遥眼里闪烁的信息。

“好。”七濑遥的表情终于有些许松动。

然后橘真琴便上了飞机。

到了北海道,人生地不熟的,确实有很多不方便,但橘真琴都一一咬牙熬过来了。

不能再一直依靠小遥了。

橘真琴这样告诉自己。

所以即使是怕黑的他,也可以咬着牙通过黑漆漆的小路。

所以即使再想念七濑遥,也绝对不打一个电话,不多联系一下。

你看,小遥,橘真琴也可以不那么依赖你了。

大一那一年的暑假一起聚会的的时候,七濑遥发现了改变的橘真琴。

一向怕黑的他,一向怕鬼的他,竟然可以面不改色的通过鬼屋了。

而不是像小时候一样拉着七濑遥的一角躲在七濑遥身后了。

一些名为失望的情愫渐渐占满了七濑遥的心。

七濑遥和橘真琴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大三那一年,橘真琴缺席了几个人的聚会。

“不知道真琴前辈在美国怎么样了?”原来,橘真琴得到了去美国做交换生的名额。

“小真第一次缺席了呢。”叶月渚懒懒地拨弄这桌子上的啤酒杯。

“要不我们打个电话问问真琴前辈吧?”龙崎怜提议。

“好啊好啊!”叶月渚欣然同意,立马拿出电话拨通橘真琴的号码。

“hello?”电话里传来橘真琴懒懒的声音。

“小真,是我!”

“……”电话那边停顿了一秒,“啊?!”

“小真还在睡吗?”

“啊,是啊,最近比较忙,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就睡个懒觉休息一下了。”浓浓的鼻音,七濑遥简直要怀疑橘真琴感冒了。

“真琴前辈,在美国那边还好吗?”龙崎怜问。

“学校基本都安排好了,所以到这边也挺方便的,还不错。”橘真琴说着,语气里透出一种享受的感觉。

“骗子。”七濑遥默默地在心里骂。即使是分开了很久,七濑遥也知道,橘真琴过得肯定没有嘴里说的这么好,肯定没有。

后面的内容七濑遥没有继续听下去了。

“遥?”松冈凛发现了七濑遥的异常。

“没什么。”七濑遥摇摇头。

“遥,你再戳下去,青花鱼就要不能吃了。”松冈凛提醒。

七濑遥忽然顿住了。

刚刚松冈的语气,就像读大学前的橘真琴一样。

其实大一大二的时候,橘真琴也到东京去看过七濑遥。
“我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哦。”每次,橘真琴都会这么笑着跟七濑遥说。

而每次橘真琴来的时候,七濑遥都会比平时更加勤快的泡在泳池里。

橘真琴也安静的在一旁看着七濑遥游。

仿佛,这才是他们应该有的相处方式。

“很开心。”在水里的七濑遥只有这一个念头,“在有真琴的地方游泳,很开心,虽然平常能和凛一起游泳都
很开心,但是有真琴的地方,游泳才是真的开心。”

夏天的时候,橘真琴回来了。

原本蜜色的皮肤也因为充分享受了加州的阳光而变黑了一圈。

而不变的,是依旧温柔的笑容。

“小遥,早上好。”因为是放假,所以两人都在岩鸢老家。

“嗯。”来找七濑遥的橘真琴还像少时一般,从七濑家后门进去叫泡在浴缸里的七濑遥。

仿佛天生一般的,七濑遥把手递给橘真琴让他拉自己起来,然后自然地去厨房煎青花鱼。

橘真琴和七濑遥之间,从来没有远离过。

“小遥,美国真的很热,但是,在那种天气游泳真的很舒服。”
“不要加'小'字。”七濑遥说。

“有什么关系嘛,小遥。”

七濑遥抬起蓝色的眼睛瞪着橘真琴,满是无奈。

“不过,美国的青花鱼不多,小遥不喜欢。”

“美国的巧克力超好吃哦!”

“美国最大的不好就是垃圾食品太多了!!”

“……”

听着橘真琴在饭桌上一直跟他吐槽着美国经历的种种,七濑遥忍不住勾起了浅浅的笑。

什么嘛,真琴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啊,小遥,我要结婚了哦。”

七濑遥嘴角的笑容不见了。

至今二十多年的人生里,全部都是橘真琴。

以后得人生里,没有橘真琴。

“谁?”半晌,七濑遥压着颤抖的声音问出来。

“是大学里的一个学妹哦,她很有活力,也很温柔,叫秋叶由佳。”

“为什么...都没有听你提起过?”

“啊,因为原来还没有这个打算,但是由佳子送我去机场的时候,我就默默做好了打算,等从美国回来我就向由佳子求婚。现在还没有说,但是等到了北海道我就会去向由佳子求婚了。”

“为什么又要这样?”

“遥?”

“我们不是青梅竹马吗?为什么又要什么也不告诉我地自己决定好一切,就像是报志愿那个时候一样。”七濑遥看着橘真琴,眼眶都红了。

“因为啊,小遥,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哦,”橘真琴勾起了向平常一样的温柔的笑,“我们会有自己的生活,遥以后的生活有凛,而我以后的生活没有...”只是这笑容染上了落寞的颜色。

“你以为我喜欢凛?”七濑遥睁着眼睛直直盯着橘真琴。

“不是吗?”橘真琴反问。

“不是!”七濑遥看着那双寂寞的绿眼睛坚定地说,“我没有想过没有真琴的未来。”

“什么?”

“我不想要没有真琴的未来,”说着,七濑遥就已经站到了橘真琴面前俯视橘真琴,“七濑遥不想要没有橘真琴的未来。”

“遥?”

“所以才会去北海道对吗?所以才想要逃离我对吗?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真琴回去北海道,但是,我觉得真琴一定有真琴不想说的理由,即使真琴去了北海道,我们两个人也会一直在一起,但是,为什么不跟我说呢?”这么多年来,橘真琴第一次看见七濑遥流下了眼泪。

“遥,这种事要我怎么说?”橘真琴低着头,尽量不去看七濑遥蓄满泪水的眼睛。

“真琴...”七濑遥看着橘真琴,呆呆地,然后捧起了橘真琴的脸,吻了下去。

轻轻的,不带任何情欲的,安抚的吻。

然后七濑遥头抵着橘真琴的额头,看着那双闪烁着震惊的绿色眼睛,用刚哭过的沙哑声音说,“我喜欢真琴,就像我喜欢水一样,没有真琴的未来,我从来没有想过。”

橘真琴没有回答,他只是伸出手,圈住七濑遥。

然后紧紧地拥住七濑遥,仿佛要把七濑遥揉进他的身体里,仿佛要把他们错过的这些日子补回来。

橘真琴和七濑遥

谁离开谁

--------------------------------------------------------------------------
最近看动漫真是被真遥迷的不要不要的!
致我很爱的真遥
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