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

  红色木头  

【仏英】红眼(一发完)

  • 放飞自我,各位海涵


  • 略长


  • 心理医生仏*抑郁患者英




1.


想毁掉一切。


这么想着的时候,手里还拿着刀的亚瑟就举起了手,然后奋力挥着刀子挥向眼前的一切。


空气、声音、物品、人,一切一切,以极致的慢速在亚瑟的脑子里演绎,物质被解析为分子、原子、电子,一切仿佛变得美好。


寂静的世界。


然而,一切都是亚瑟脑子的演绎。他面前的一切都完好无损,甚至空气也只是被搅乱了一点点。


泪水朦胧了眼眶,脚边的手机响起来,署名“混蛋”的号码一直不停闪烁,叫亚瑟看见红了眼。


双手颤抖着,亚瑟接通电话,不说一字,号啕大哭起来。



2.


第一次去心理诊所的时候,亚瑟的耐心已经被各项复杂的检查给消磨没了,所以他一进医生的诊室就没有好神色,况且那医生还是一个法国人。


“你好,我是弗朗西斯。”医生坐在电脑面前,一头金色的卷发披肩,给人一看就十分不值得信任的感觉。


“嗯。”亚瑟点点头,眼神一直盯着桌面。


好不容易克服心理障碍来了诊所,谁知道这么多繁琐的程序。


“我看了你的各项检查,十项常规指标有七项高于或低于正常值,一般来说,在药物的调节作用下这些指标会恢复正常,然后就会对心情恢复起作用,你的看法是?”


亚瑟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地方:“我觉得可以。”


弗朗西斯看着亚瑟思考了一秒然后立刻将目光移到电脑上,手指灵活地输入药品的名称:“那我先给你开半个月的药,半个月以后回来复查。”


“嗯,谢谢。”


医生电脑旁边的打印机开始发出“滴滴”的声音,一些单子开始打印,然后医生拿过那些打印好的单子在右下角签上自己的名字,同时跟亚瑟交代:“缴费在一楼,交完费以后在拿药,也是一楼。”


“谢谢医生。”



3.


亚瑟是被电话铃声给吵醒的。


不用看手机屏幕都知道电话是那个混蛋打来的。


几天前,亚瑟挂断弗朗西斯医生的电话以后就气急败坏地把他的号码备注为“混蛋”。因为他总不回诊所复查的原因,混蛋医生居然一直打电话来催他回去复查,有时候还说一些“最近上了一部非常好看的电影”之类莫名其妙的话,然后都被亚瑟以“我讨厌美国电影”之类的理由来结束对话。


电话又开始响了。


“······”亚瑟接起电话,耳朵靠着听筒,不说一句话。


“今天天气很好哦,而且新来的护士小姐也很可爱,不想来诊所吗,”也许是医生想要刺激一下亚瑟,所以在停顿了一秒以后用阴阳怪气的腔调说了一句:“胆小鬼。”


“······我知道了。”亚瑟翻了一个白眼,手指快速点了挂断键,然后将手机随意地甩到了地上。


到达诊所的时候,医生在电脑面前对着亚瑟露出了一个胜利的微笑:“情绪问题可是很严重的问题啊,亚瑟先生。”


亚瑟眼睛看着地面烦了一个白眼,抬起手拉开面前的椅子坐了下去,刚好医生问了一句:“想要来点音乐吗?”


“随便。”


医生点点头,点开了一首欢快的音乐——Les Champs Élysées


“这个音乐不会太吵了吗?”亚瑟抬起头看着医生的眼睛问。


医生笑了一下,双手抱在脑后身体放松地靠在椅子上:“它能让你心情好起来,嘘——先听完。”


亚瑟在内心大叹了一口气,这个医生到底是让他来干嘛的?


欢快轻松的音乐在空气里流淌,萨克斯的声音适时响起,歌里的和声十分美妙,心情似乎是真的放松起来。


“每当我心情开始变得沉重,我就会听这首歌,”医生靠在椅子上看着亚瑟神色轻松地说,“你呢?”


“就那样。”


“有什么事情的话,找个可以倾诉的人比较好哦。”


“知道了。”


“那么亚瑟先生,你刚刚做的测试还是没有进步,先给你开半个月的药?”


“嗯。”


“半个月以后一定要来哦。”


“知道了。”



4.


亚瑟被医生拖到了电影院。


去诊所的时候,医生特地陪着亚瑟去缴费、拿药,然后跟着亚瑟一起出了诊所,出门的时候顺便给护士小姐们说了“再见”。


“所以?”出了诊所,亚瑟看着依旧呆在自己身边的医生问。


“最近新上了电影哦。”


“我不喜欢美国电影。”


“是丹麦电影啦。”说着,医生搂着亚瑟的肩不由分说地把亚瑟带去了电影院。


丹麦的电影一贯是严肃沉重的。演员们演技都十分到位,剧情设计也十分巧妙,在影片的结尾,亚瑟看到瞄准镜瞄准男主时忍不住红了眼眶,所幸电影入座率不高,所以亚瑟把头偏向没有人的一边,悄悄用手指揩了一下眼眶。


《狩猎》,我们每个人都在狩猎和被狩猎。”医生靠着电影院的椅子,用亚瑟能够听清楚的声音说。


“······有些人,只有被狩猎。”


“这一点我无法反驳。”医生看着亚瑟的眼睛冷静说道,“所以这个才是我们这些人存在的原因。”


亚瑟不知道该说什么,把头转向屏幕。


等电影完全结束,连参与人员的名字都滚完以后,亚瑟和弗朗西斯都还坐在座位上。


“所以,医生,我什么都可以和你说?”亚瑟说话的时候一直没有看向弗朗西斯。


“当然,亚蒂。”


“······”亚瑟把脸转向弗朗西斯,表情十分难看,“这是什么烂称呼?”



4.


亚瑟终究什么都没说。


弗朗西斯和亚瑟出了电影院,两个人都没有说再见,一起并肩走着。路过一家酒吧时,弗朗西斯忽然问:“想进去吗?“


亚瑟点点头,于是两个人都进去酒吧。


弗朗西斯似乎很熟悉这家酒吧,柜台的白头发打耳钉的调酒师看到弗朗西斯就热情地朝他挥手打招呼。


弗朗西斯带着亚瑟坐到了吧台前。


调酒师给他们两个人一人递上一杯六棱杯,同时看着弗朗西斯说:“带朋友?少见啊弗朗。“


弗朗西斯笑着点点头,看着亚瑟说:“这位全世界最棒的调酒师叫基尔伯特,我发小。“


亚瑟点点头,跟基尔伯特握握手,自我介绍道:“亚瑟,亚瑟·柯克兰。“


“幸会。”


调酒师从柜台底下拿出几只装着酒的长瓶子然后在空中转了几圈,做了一些调酒的招式,然后把酒倒进亚瑟面前的杯子里,再推到亚瑟面前:“请你的。”


弗朗西斯在旁边发出不满的声音:“喂,那我的?”


“自己付钱。”


“好啦好啦,给我一杯玛格丽特。”


客人开始多了起来,基尔伯特早就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酒吧里音乐声有些大,舞池那边的灯光晃得人头昏。


弗朗西斯刚刚跟来搭讪的小姐调完情,然后转过头来看着亚瑟问:“你自己可以吗?”


亚瑟正窝着一股气,从那个好看的小姐来找弗朗西斯的时候就很生气,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很生气。


所以亚瑟突然拽过弗朗西斯的领口狠狠地吻了上去,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口腔里漫延,亚瑟漂亮的绿色眼睛同时还瞪着弗朗西斯。


紫色。


这时候,亚瑟才发现医生的眼睛是紫色的。他从来没有注意到。


坐在亚瑟旁边的人早就已经识趣地走了,两人却还一直保持着接吻的动作。弗朗西斯扣住亚瑟的后脑勺,舌头灵巧地钻进亚瑟的口腔里,然后慢慢舔过亚瑟的牙齿、上腭,再与亚瑟的舌头纠缠。


亚瑟整个人都熟透了,也慌乱了起来。他手放在弗朗西斯胸前想要推开弗朗西斯却使不上任何力气。


终于结束了这一个吻的时候,亚瑟抵着弗朗西斯的额头大喘气,是自己主动地,所以他说不出任何怪罪的话。


“你是陪我来的。”亚瑟本来想质问,说出口时却有了撒娇的意味。


弗朗西斯看着亚瑟,目光深邃,起身拉着亚瑟就往外走,速度十分快,亚瑟几乎要跟不上。


他们去了弗朗西斯家。



5.


弗朗西斯打开门然后把亚瑟也拽了进去,然后把亚瑟抵在门上就开始亲。


怎么会这样?


衣服已经被脱下,两个人赤着身子在弗朗西斯床上纠缠。


面对面进入亚瑟的时候,亚瑟突然用力搂住弗朗西斯,脸埋在弗朗西斯的肩膀开始哭起来,泪珠大颗大颗地顺着弗朗西斯的身体滑下。察觉到弗朗西斯停下了动作,亚瑟颤抖着声音说:“继续。”


弗朗西斯抬手揉上亚瑟脑袋,然后将亚瑟抱到自己身上坐着,继续自己的动作。


亚瑟红着脸,费力摸索到床头的开关把灯关了,然后才在黑暗里抬起头,轻轻吻上弗朗西斯。



6.


糟糕的人。


亚瑟一直是这么看自己的。


没有什么能力却盲目自大,总是擅长把事情弄得一团糟。


还有向朋友告知自己是gay时,朋友一脸嫌恶的走开了。


成绩突然一落千丈,明明自己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但周围的人似乎一直在进步,而自己停滞不前。


好不容易进了公司,却打错文件,害得老板难办。


亚瑟总是在自责。



7.


“弗朗,我很糟糕吗?”


“不,一点也不。”


“······”


“所有抑郁症患者都是这么想自己的,你只是被困在了抑郁里面,走出来就好了。”


亚瑟把脸蒙在被子里,泪水依旧止不住。


“你知道Radiohead吗?”亚瑟脸蒙在被子里问。


“知道。”


“我想让你听一首他们的歌,High and Dry.



8.

连续的危险尝试

你一定认为自己很聪明 不是吗男孩

飞车越过天空

看著地面离你远去

你将会为了认同感

为了从不停止而送命

又击碎另一面镜子

你已逐渐变了样

别丢下我独自一人.孤立无援…

谈话了无新意

你将变得无能与人交谈

你的内在碎成千万片 

只是坐在冷板凳上 期望自己还能make love

 当你觉得全世界都在掌握中

他们对你感到厌恶

他们将会吐口水在你脸上

你将会是尖叫出声的那一个

别丢下我独自一人.孤立无援…

这是你得能到最好的玩意

你得能到最好的玩意…已离你远去

别丢下我独自一人.孤立无援…



9.


高中的时候,亚瑟有过一段时间的情绪崩溃。


但是谁也不知道。


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亚瑟用刀划破自己的手,用剪子剪了手肘的静脉,然后他躺在床上安静地等待死亡。


半个小时后,血已经不再流淌,而亚瑟呼吸正常。


没有去医院,亚瑟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一件事情,伤口自己愈合。


从此以后,亚瑟开始避免自己接触那些东西,避免自己去到高地,以防自己纵身就跳下。



10.


“知道自己抑郁的原因,治愈起来会更容易,你知道自己抑郁的原因吗?”


“不理解。”


“什么?”


“不理解这个世界,所以去了解,然后越绝望,对自己,对世界。”


“我得抑郁症的理由,挺奇怪的是吧?就因为这么一个理由,然后就抑郁了。”


“我开始是十分不理解这个世界,不明白为什么人要做这些事情,要按照一个既定的方程式走完一生,然后我开始反抗,然后遭到冷眼、嘲笑。”


“我无法接受自己的一点点失败,却总是失败。”


“有时候我会想,我是不是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我曾经自杀过,没有成功,然后我就不再做那些事情,这一件事情让我觉得我屈服了,所以我更加讨厌我自己,弗朗西斯,你能明白吗?”


“我觉得这些事情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就是因为这些事情,我情绪崩溃,我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而且我还不能跟其他人说,因为一旦他们了解,他们就会开始嘲笑,开始骂你,你有爱你的家人,所以你必须珍惜自己,所以你不能自杀,你凭什么在乎家人以外的人的看法,因为他们根本对你不重要。”


“所以我放弃了自杀,也渐渐失去了追求我心中的自由的动力。”


“我生活在一个我不喜欢的地方,过着我不喜欢的生活,这到底是为什么?”


“除了别人的想法,我更害怕我自己,因为我会讨厌自己,然后想把自己消灭,我无法接受我自己。”



11.


“你笑起来很好看。”弗朗西斯抚摸着亚瑟金色的头发,真诚地说道。


“我们每一个人都生活在一栋楼里,你的楼着火了,但是你还没有找到逃出去的办法。”


“外面的人很着急,让你从窗口跳下来,但是一旦你跳下去,你就会粉身碎骨。”


“亚瑟,一切会好的。”



12.


亚瑟在家里,拿出番茄拿起旁边的刀想要切了吃,但是番茄汁不受控制的喷的到处都是。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连番茄都切不好。


不好的情绪突然上涌。


亚瑟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声音,一直叫他的名字,然后嘲笑他,骂他,说着讨厌他。


“啊啊啊!!!”


亚瑟情绪失控,挥舞着刀子想要将面前的一切都破坏。


然后弗朗西斯打电话来,接起电话,亚瑟就开始哭了起来。


弗朗西斯没有挂断电话,脱了白大褂就往亚瑟家跑去。



13.


“弗朗西斯,你为什么喜欢我?”


“不知道,感觉吧。”


“还有呢?”


“因为感觉到你很需要帮助,并且觉得你其实是一个温柔的人,虽然总是不善于表达。”


“嗯。”


“还喜欢你笑起来的样子。”


“你觉得我会好起来吗?”


“会的。”


  • “我们每个人都住在一栋楼里,然后你的楼着火了·····”这个比喻有参考。

评论(2)
热度(16)
© 红色木头 | Powered by LOFTER